情感故事

孕晚期走路腰疼,免费的污污视频软件

作者:admin 2020-02-17 12:01:19 我要评论

素衣莹白手腕一动,芊芊玉指传来一片温热,指腹下的"墙壁"坚硬而又富有弹力。

猛然抬首,素衣望进一双似冰泉般清澈,似寒星般璀璨的幽眸中,男子薄唇紧抿,斜飞入鬓的剑眉一蹙,似有不悦,蔚容晟刚从御书房出来,正要去太后寝宫,迎面扑来一个女子,虽说气质典雅,他却不喜女人碰触,厌恶之态显而易见。

"对不起,"素衣意识到她做了什么时,忙后退一步,低下头,手指上残留的余温就像烙印在心上似的,难以磨灭,有力的心跳,沸腾身体的血液,一张莹白脸庞生出几分羞涩,两朵红晕爬上脸颊,幸好光线暗,遮住她的难堪。

蔚容晟淡淡的扫了女子一眼,紧抿着薄唇离开,墨色的锦袍翻飞,垂落在背上的墨发轻扬。

素衣到宣德殿时已经坐满了人,丞相父亲靠近上方,她寻了一处僻静的位置落座。

打扮妖娆的宫妃,一个个美若鲜花,好不容易见帝王一面,个个翘首以盼,着装艳丽,大殿里一片缤纷艳丽。

素衣打扮简单,长发梳成流云髻,发间竟是一枚白玉珠钗,细细流苏缓缓摇动,映衬出白玉般的脸颊,淡青色的宫装,没有任何配饰只是裙边上绣制着几枚竹叶,清淡雅致。

落座不久,大殿里气氛一紧,众人皆看向门口,神色间带着雀耀与期盼。

素衣循之望去,空空的门口,渐渐生出几个模糊的影子,夜明珠下,项长的身影挺拔俊逸,墨

色锦袍,平添神秘。

太监尖细的声音响起,"太后娘娘到,晟王爷到。"

蔚容晟扶着太后信步而来,笼罩着一层薄光,他的身后紧随着一道俏丽的身影,上好的云锦,斑斓的色彩,尤为注目。

蔚容晟与蜀国公主一点也不忌讳的走入众人视线,只是这份相随,便可看出这位女子在蔚容晟心中的地位,一时间,不少人开始窃窃私语。

即便素衣坐在角落那些声音依旧传入耳中,纵然她不在乎,可一群悲怜的视线里,她有些难堪。

蔚容晟扶着太后坐下,顺其自然的牵着蜀国公主的手落座,微微勾起的唇角,淡淡的笑容,旁若无人安置女子坐下,女子盈盈一笑,如花绽放,藏不住的神情,素衣心里一紧。

他是否已忘记还有一个未婚夫人?皇上赐婚他又当如何?

难道她要与她共事一夫?

素衣垂下眼帘,长长的睫羽遮住眸中黯淡,心变得不在平静。

"皇上驾到,皇后驾到!"

明黄的身影走近,康庆帝与盛装的皇后缓慢步入宣德殿,众人起身跪下,素衣低着头。

康庆帝落座,众人起身,一双威严的眼眸看向蔚容晟,蔚容晟抬眸,对上康庆帝的视线,蔚容晟没有任何情,淡淡转向身侧美丽的女子身上。

"恭喜皇上平了蒙国,晟王爷骁勇善战,功不可没,"素衣的丞相父亲李明洋站出躬身说道。

"晟王爷智勇双全,是难能可贵的人才,"众人一片附和,康庆帝看着蔚容晟猛然一怔,那双黑眸像极了她,心上一疼。

蔚容晟扫了一眼,薄唇微勾,露出一抹嘲讽。

当年他去边关参军也是这些人推波助澜,本以为会要了他的命,却没想到他会大胜而归,尤以丞相李明洋,现在这番吹捧,真是有些好笑。

"宣旨,"康庆帝看着蔚容晟说道。

"三皇子蔚容晟征战有功,敕封晟王,赏住宅一座,良田千亩......"

皇后见蔚容晟那张脸神色一变,眼中射出一阵冷意,不过片刻,恢复平静,只是宽大华服下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谢父皇赏赐,"蔚容晟接过旨意,面上并无喜色。

康庆帝目光恍惚,想起那张清丽的容颜,难掩沉痛。

李明洋看着一表人才的蔚容晟,拱手上前,道,"启禀陛下,晟王爷今年二十岁,我家素衣年满十六,不知......"

素衣心下一惊,不曾想到父亲会在蔚容晟的接风晚宴上提出亲事,方才蔚容晟凤眸里闪过的鄙夷让她分外担忧,此时又见他剑眉拧起,似乎不悦。

此时,她是不愿意蔚容晟接受的,不想二女嫁一夫。

"晟儿,李丞相之女知书达理,温柔娴静,你回来把婚事办了,"康庆帝低声说道。

蔚容晟浓黑的眉头一蹙,思量片刻,薄唇扬起一抹淡笑,声音缓慢低沉,"回父皇,儿臣自幼在边关舞刀弄剑,粗人一枚,配不上李家小姐,望父皇收回婚约。"

蔚容晟拒绝了。

素衣心里一片释然,唯有蔚容晟拒绝,她才能获得自由,只是没有预期来得高兴几缕失落涌上心头。

早就猜到蔚容晟不会答应这门婚事,可当着众人的面直接拒绝康庆帝的赐婚,蔚容晟确实胆大,不怕触怒龙颜。

康庆帝面上并无怒色,淡淡的笑着,虽然晟儿不喜这门婚事,他却不能答应,君无戏言。

"晟儿,这门亲事定下好些年了,李家小姐一直等你归来,不能辜负她的一往情深,五日后就是黄道吉日,你们完婚。"

蔚容晟看着康庆帝,回道,"儿臣自是应当谨遵父皇安排,但此次平蒙国,幸得蜀国出兵相救,蜀国想与我们南朝友好和平,将兰香公主嫁于儿臣,在边关已经完婚,如今儿臣又要娶李家小姐,这事传到蜀国有损两国和平,望父皇三思。"

康庆帝凝眉思索片刻,看了看李明洋,"李爱卿,只有委屈李小姐做侧妃,不举行婚礼。"

素衣垂放在案桌下的手一紧,她真要与娘亲一样,侧妃就是妾。

李明洋脸色不好看,还是笑着回道,"晟王爷乃人中龙凤,小女能伴随左右是她前世修来的福分,微臣谢皇上。"

蔚容晟眉头一蹙,片刻恢复,走回座椅,微笑看向身边的蜀国兰香公主,兰香笑望着蔚容晟,郎情妾意。

他却不知女眷最下方静静坐着的青衣女子便是李家小姐素衣。

素衣不接受这门婚事,却又不能反驳,只能在心里盘算,众人有意无意的窥视怜悯,她清丽的面上终是挂着一抹淡笑,不能任意妄为。

宴会开始,歌舞升平,美酒佳肴,丝足乱耳。

素衣看着眼前美好的夜晚,宫中歌舞确实稀罕,低眉浅笑,自然吃着身前美食,然总是有人破坏这份闲情。

"李小姐,你就一点也不难过?"身边的尚书之女颇为同情的看着素衣,原本结婚大礼没有,只是一顶小娇送进王府。

素衣细嚼慢咽,笑容不曾离开嘴角,"吴小姐,你也尝尝宫中食物就是美味。"

她应该难过吗?一个本就不属于自己的良人,难过给谁看呢?不如放开心扉,顺其自然,她有她的爱好,各自安好。

太子蔚容康见蔚容晟得到两枚漂亮的女子,眼中闪过一抹不快,看向兰香公主,道,"素闻蜀国女子能歌善舞,不知兰香公主可愿助兴?"

蔚容康是康庆帝长子,皇后儿子,深受宠爱,自然养成狂妄傲慢的性子。

蔚容晟有些不悦,剑眉微蹙,本想开口拒绝,却又传来皇后的声音,"皇上,臣妾也想看看蜀国歌舞。"

康庆帝看向台下,淡笑道,"既然如此,兰香公主舞一曲吧。"

兰香盈盈一笑,来到大殿中央,清脆的嗓音回道,"兰香愿为皇上皇后舞一曲,南朝国与蜀国永远交好。"

"且慢,"皇后看向末端的素衣,道,"本宫听闻李丞相的女儿对琴造诣颇深,今日兰香公主跳舞,李姑娘奏乐如何?"

素衣想安静渡过,总是太难,皇后一句话,便将她拉到众人眼前,心里叹息一声。不能反驳,唯有接受,素衣却又不想这样接受,芊芊玉指在腰中摸了一下,拂过脸颊,遮住那张清丽娴静的脸,起身施礼。

蔚容晟见一抹青色宫装立于大殿上,凤眸闪过一丝不快,转向上座,"父皇,兰香的舞蹈不适合南朝琴声,欢快的步伐显得琴声懒散,失去原味。"

素衣错愕,不由得看向蔚容晟,刚硬的侧面,紧抿的薄唇透出丝丝薄凉。

蔚容晟不曾再看素衣一眼,大殿里一片安静。

素衣淡淡一笑,蔚容晟是说她不配给兰香伴奏。

"谢皇后娘娘抬爱,只是素衣琴艺逊色,为公主伴奏实属困难,"素衣抬眸看向皇后,声音轻缓,她如了他的意。

"李小姐不必过谦,你是帝都才女,为兰香公主伴奏再适合不过了,"康庆帝升起几分恻隐,希望她能展现技艺夺得晟儿喜爱。

皇上金口一开,事已成定局。

大殿上一片安静,众人的视线在兰香公主、素衣身上移动,兰香明艳动人,素衣清丽婉约,一动一静,艳羡蔚容晟的艳福不浅。

然,晟王只是端着一杯酒喝下,面上并无任何喜色。

兰香公主笑看着素衣,没有丝毫分走晟王宠爱的不悦,"李小姐,兰香要跳的舞曲是《关关雎鸠》。"

素衣看着兰香明媚带笑的眼睛,粉红的脸颊,一点也不做作,确实讨人喜欢,回以淡笑,"素衣不才,还请公主将乐谱拿出。"

一边早有宫婢送上,两人走出大殿,合计片刻,兰香换衣,素衣走上远处琴台。

看似简单跳舞弹奏,暗里却是南朝国与蜀国的争斗,舞有美丽衣衫陪衬又在众人眼前,舞者容貌也占有优势,琴在远处,只能是琴声优劣来评断,还未开始素衣便处于下风。

烟熏蛾眉微蹙,素衣亦不能抢了兰香公主风头,更无意在蔚容晟面前表现,思量片刻,玉指拨弄琴弦,美妙声乐如泉水,似珍珠落玉盘。

兰香公主轻盈起舞,舞衣华丽,如盛开的玫瑰。

众人沉醉,舞到深处,只听"绷"的一声,琴弦断裂,猛然看向素衣,一阵唏嘘。

虽说舞蹈优美,可琴声分明更甚一筹,却在细细聆听时弦断了,可惜,可惜。

素衣睁大眼睛,似是因为过度紧张弹断琴弦,唯有一双黑眸幽幽的看了素衣一眼。

就在此时,一股凌厉的气势破空而来。

相关文章
  • 孕晚期走路腰疼,免费的污污视频软件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生夹屁股的好处,爱妃朕要被你夹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