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按在桌子上糟蹋,小杨生煎储备经理是干嘛的

作者:admin 2020-10-25 09:01:40 我要评论

    “怎么还没下课?”

    XX大学,新学期第一节马哲课堂上,坐在角落最后一排的少年烦躁不安地刷着手机。咔嚓咔嚓咔嚓,手机屏幕被不断解锁,很快又锁上。

    可惜那屏幕中间的时钟分针,并不会因为他频繁的解锁而转动得更快一些。

    一旁的舍友余漉看他如此焦急,不禁有些诧异。

    记得这人叫旋覆……是叫旋覆吧?这个姓很奇怪,前几天刚搬进新生宿舍做自我介绍时,余漉差点以为这是个假名。

    不过旋覆的房卡、饭卡、身份证上无一例外都写着“旋覆”两个字,由此可见并不是撒谎。

    奇怪的名字,不知道他爹妈是怎么想的。

    旋覆跟余漉是舍友,又恰好同专业,因此这节课便坐在一起。巨大的阶梯教室里,女教师在讲台上说得唾沫横飞。台下众多学生虽然听得不甚有趣,但还是努力集中着注意力。

    毕竟这可是入学以来第一节公共大课。大家都是大一新生。从初中到高中,一路都是几十人的小班教学,大多数人都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几百人的大课,难免兴奋。

    余漉环顾一圈,发现大家要么在认真听课,要么在窃窃私语,兴奋地跟新认识的同学聊天。听课听得这么烦躁的,倒是只有身旁这旋覆一人。

    他又扭头看了旋覆一眼。

    嚯,那岂止是烦躁,简直是如坐针毡。只听咔嚓咔嚓手机解锁之声不绝,旋覆每看一眼就叹一口气,两条腿不住绞着,裤子被磨蹭着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余漉盯着他看了半晌,问:“你裤子里是不是藏了什么东西?”

    旋覆:“?”

    余漉:“比如,跳……”

    旋覆心里一紧。

    余漉:“跳蚤?”

    旋覆:“……”

    他还以为舍友要说出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话,没想到只是正直地质疑他的卫生状况。不过这种担心也未免太让人尴尬了。

    旋覆卷起袖子,露出一截奶白色的手臂,恼怒道:“我可是天天洗澡的!怎么会有跳蚤!”

    余漉凑近了端详。确实,旋覆的皮肤又白又嫩,跟被人从小用牛奶浇灌着长大似的。身上却隐隐有股青草香味儿,像雨后大地。

    奇异的组合。

    余漉问:“那你扭来扭去在干嘛?”

    旋覆脸上一红,正想说些什么胡诌过去,教室里突然响起一个刺耳的铃声。

    “叮铃铃——”

    “下课了!”旋覆几乎是从座位上跳起来,欢呼雀跃地蹦下楼梯。

    周围学生都被他神经病似的举动吓了一跳,纷纷投来惊讶目光。旋覆无视了所有人,沿着台阶一路蹦跶下去,直冲到讲台前面,对那女教师说了句什么。

    女教师皱起眉。她身上的麦克风还没关,因此整个阶梯教室的几百人都听到了她回答旋覆的话。

    “请假?还剩一节课就结束了,这时候请什么假?”

    台下哗然。这才刚开学,第一天上公共课。虽然这会儿是晚上九点钟,但第一节大课就敢上台跟老师请假,还是让众生都大为惊叹。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钉在旋覆身上。那少年也似有些羞赧,牛奶布丁似的脸颊上浮起一抹红晕,看得人想咬一口:“老师不好意思,我真的有急事……”

    这少年不过十七八岁,虽然跟其他同学都是差不多年纪,但他五官稚气未脱,神态里带着股幼态,看上去就比别人小了不少。

    台上那女教师也不是铁石心肠,看他神情十分焦急,恐怕真有什么急事儿。一时心软,便答应了。

    小奶狗欢呼一声,转身跑出教室。

    快点快点,别被别人抢先了!

    旋覆嗅着空气中那股令人晕眩的信息素,胸中气血狂涌,嘴角却无法自制地扬起。

    啊,居然会有……居然能在这里碰上!真是太难得了!一定要抓住机会,一定要找到她……

    然后——

    和她——

    啪啪啪!

    身为一只修炼多年的蛾子精,旋覆第一次在人类世界嗅到了同类的味道,而且还是雌性!

    这甜得发腻的信息素是什么!

    是求偶的信号!是春天的味道!

    还在犹豫什么!快冲啊啊啊啊!

    学生们全都回到教室,教学楼外面顿时空旷下来。旋覆跑到教学楼后面,眼睛乌溜溜一转,瞅见四下无人,便深吸一口气。

    少年闭上双眼,身上升起一股白烟。很快地,白烟将他整个人笼罩其中。

    一阵清风吹过。待白烟散去,哪里还有什么少年?

    只有一件卫衣、一条牛仔裤颓然委地,衣物上还带着少年的体温,柔软地盖住了地上那双白球鞋。

    教学楼后面静悄悄的。月光柔和地洒落,牛仔裤里露出了白色内*裤的一角。

    一只软乎乎毛茸茸的扑棱蛾子,摇摇晃晃地飞远了。

    与此同时,校园某处,另一个僻静角落。

    路灯下,一名衣冠楚楚的男人静静站着。他仰着头,面无表情地看着路灯。

    男人相貌英俊,眉眼深邃。五官生得精致立体,带着混血儿独有的美貌。他朝路灯伸出手,手背肌肤白皙得近乎透明,被路灯一照,清晰地映出淡蓝色的血管来。

    那是一双修长好看的手,读书人的手,从不曾吃过苦的。

    男人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路灯,看的却不是灯泡,而是路灯下方四处徘徊的小飞蛾。

    在他这么看似随意的一招手之下,那些飞蛾仿佛感应到什么,纷纷放弃了明亮的路灯,转而朝他这里飞来。

    飞蛾们绕着他的手指盘旋,不时触碰着。男人喉头耸动了一下,眼神一暗,仿佛做着什么心理斗争。

    然而很快他就释然一笑。

    再次环顾四周,确认附近无人,男人便从公文包里掏出一样东西来。

    一个透明玻璃瓶。

    一个直径五公分,高十公分的广口玻璃瓶。

    这东西是他跟生物系同事借的,上面带着特殊的封口,既可以阻止它们逃脱,又能通风,保证里面的小东西不因缺氧而死掉。

    男人拧开封口。那些绕着他飞翔的蛾子便拍打着翅膀,乖乖地飞进了瓶子里。

    蛾子飞进玻璃瓶里就收拢了翅膀,纷纷停落在玻璃壁上。纤细触角轻轻晃动着,仿佛在困惑自己为何飞进了这狭窄的所在。

    瓶中很快聚集起大量飞蛾。非但是路灯下面的,就连其他地方的飞虫也纷纷赶来,着迷似的扑进玻璃瓶里。

    此刻如果有人路过,一定以为自己看到了变态。

    因为,那个相貌英俊的男人,正盯着那爬满飞虫的玻璃瓶,馋得直咽口水。

    没过多久,瓶子装满了。男人心满意足地叹了一声,封上瓶盖,忽然捕捉到空气中一抹奇异的气息。

    “嗯?”

    男人听到身后传来扑闪翅膀的声音。他转过身去,正要拧开瓶盖去迎,却措不及防地被什么东西撞了个满怀。

    “唔!”

    “呜!”

    两声低呼之后,紧接着的是一声脆响。

    “哐当!”

    装满飞虫的玻璃瓶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受到惊动的小飞虫们如梦初醒,纷纷拍打翅膀,四散飞逃。

    “哎——”男人下意识地伸手,想要去抓自己的猎物。然而却已是来不及。

    小飞虫们都扑棱着翅膀飞走了,隐匿于夜色之中,再无声息。

    男人不由怒气上冲,朝怀里那人瞪了一眼。这一望之下不由大惊。

    撞进他怀里的,竟然是个赤*裸少年!

    那少年生得一副好相貌,稚气未脱,浑身上下透着奶气。皮肤细腻如脂,却泛着一丝异样的潮红。他抬起眼来,呆呆地与男人对视,眼尾染着一抹让人难以忽视的湿意。

    少年仿佛喝醉了酒,两腿发软站立不稳,眼看着就要滑下去。男人下意识地扶了他一把,却未想少年并不感激他的好心,反倒咬牙切齿,恶狠狠地质问道:

    “你怎么是个男的?!”

    男人听了这话,当即反应过来。视线在他腰间一扫,哂笑道:“那你怎么还起反应了?”

    “……”

    少年脸上青一阵红一阵,似是受了无上耻辱。他一时怒气上涌,握紧拳头正要暴起,却忽听身后传来脚步声。少年低头一看,意识到自己不着片缕,登时脸色一变。

    男人微眯起眼睛,一把捞起少年,往边上草丛里一滚。

    “啊啊啊这学期没选到石教授的课!”几个女生结伴而过,其中一人抓狂地咆哮,“早知道这么难抢,我就应该写个抢课程序,一到点就狂按!”

    另一人问:“哪个石教授?”

    “教解剖学的那个!”

    “哈?!”同伴们发出一阵诧异的惊叹,“那不是医学院的课么?你个码农学什么解剖?”

    “嗨呀,这不是奔着石教授去的么!”女生露出花痴表情,“我们学校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教授!又帅讲课又好!还是单身!你们不想去看看嘛?!”

    “……”

    女生们叽叽喳喳,嘻嘻哈哈地走远了。

    草丛里。

    “你……”少年面色潮红,手忙脚乱地从男人身上爬起来。局促不安的模样如同被捣了巢穴的小兽,惶恐得连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男人眯起眼睛,眸色渐深,显出一种奇异颜色。小家伙那半吊子的障眼法在他眼中顿时化为乌有。

    只见那少年身体圆滚滚,毛茸茸,一双眼睛乌溜溜,又黑又大。头上还有一双触角,正在不安地彼此磨蹭。背后羽翅蜷缩起来,看上去怪可怜的。

    果然。

    男人伸出手,漠然道:“蛾子你好。我蜘蛛。”

    少年:“???!!!”

    男人看着他瞪得滚圆的眼睛,好心解释道:“我释放了雌蛾信息素,让你误会了,不好意思。你走吧,这次我不吃你。下次别让我看见你了。”

    少年:“可……可是……”

    男人皱起眉:“还不快走?别等我反悔。”

    毕竟一罐子零食都被打翻了,男人心情极差。这蠢蛾子又恰好在他的食谱上……

    男人面无表情,喉结却耸动了一下。少年眼睁睁地看着天敌对自己咽唾沫,登时被吓得不轻,赶紧跳起来,转身跑了。

    少年一边裸*奔还一边大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男人:“?”你啥不是故意的?

    他下意识地低头一看,额头青筋瞬间暴起。

    只见他原本干净笔挺的西装裤上,不知何时被弄脏了。

    热烘烘,湿漉漉的。

    ……靠。

    只是不小心蹭到而已,就完事儿了?

    这蠢蛾子,不会是第一次吧?,,网址

    ,...:
相关文章
  • 按在桌子上糟蹋,小杨生煎储备经理是干嘛的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去医院面试被医生弄湿,嗯哦好紧好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