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天蝎男要了你的第一次,火车厕所一直提示有人

作者:admin 2020-10-13 09:04:33 我要评论

    “九重天子去蒙尘,御柳无情依旧春。

    如今不关妃妾事,始知辜负马嵬人。”

    韦庄《立春日作》

    ——我是分割线——

    按照这时代的风俗,新春重新爬起来后的早食是五辛盘,搭配的屠苏酒,胶牙饧。

    五辛盘就是五种辛味蔬菜的冷盘,“五辛所以发五脏气,即葱、蒜、韭菜、芸苔、胡荽是也”,也就是现在的:葱、蒜、韭菜、芥菜、香菜。苏(轼)吃货曾有云:断觉东风料峭寒,青蒿黄韭试春盘。

    屠苏酒则据说是东汉末名医华佗的发明,用大黄、白术、桂枝、防风、花椒、乌头、附子等中药入酒中浸制而成。所以啊,配合着五种辛菜拼盘,喝起来的那个味道实在是感人肺腑。

    很快就把残存的最后一点困倦和睡意给驱赶的无影无踪了。相比之下比较正常的反而就是胶牙饧了。所谓的“饧”就是发过麦芽蒸汁过滤,再熬制浓缩出来的糖稀。除了浑浊一点外与后世大过年常见的麦芽糖无二了。

    这也是大多是大多数普通人家一年到头,唯一可以尝到一点甘甜滋味的时刻了。虽然胶牙饧是一种大众化的吃食,但是在有条件的殷实人家以上,还是会就此玩出相应的花样来的;

    比如将其加热浇在烘培过的青豆、瓜子、生仁、杏仁、核桃、榛果等干果堆上,再放室外冻成不同口味的“饧山”。然后用小锤子敲着吃。

    或者拿去和乳糜(粗奶油)、茶末一起熬制成青膏粥。或又是涂抹在刚出炉的蒸饼或是炊糕上,撒上一层切碎的果脯和酪子,夹起来吃的“饧饼”。

    而这个时代的唐朝,虽然早有王玄策暴打了北天竺和中天竺的一代婆罗门“霸主”阿罗那顺,把人家绑回来献太庙时,捎带的土产“石蜜”(土蔗糖)制法和工匠。

    但是也仅限于岭南、剑南一带适宜种植甘蔗的地区,而数百年来始终作为一种物以稀为贵的土贡和特产。如今在太平军治下总算是在扩大种植至于,推广到了安南、湖南、荆南、江西等地,而成为一项对外牟利的大宗拳头产品。

    虽然还没有办法做到像是后世一样的卖的满大街都是,但是至少可以作为军队士卒及其眷属的待遇;在战时和高强度勤务状态下,每天发放那么一两提神和充饥;逢年过节再发给三五斤的福利。

    当然了,与此同时世界上的另一端,正处于中世纪暗黑时代早期的欧洲大陆上,大多数村社自耕农和领地农奴,还不知道甜味为何物呢。因为森林里才出产的那点天然蜂蜜,还是贵族老爷们和高级教士们专享的奢侈品。

    好在吃过了这些象征性的开胃早食之后,肠胃和味觉功能也终于彻底的苏醒过来,紧接着姗姗来迟的中午正餐也被摆了上台面了。

    先是紫铜大火锅一般的九宫釜。不同格子分别盛着鸡鸭鹅兔、鱼虾蟹蚌、猪牛羊鹿,等不同食材搭配加工出来的汤料。而正中翻腾的大圆格中,则是各种干菌和海菜煮出来的白汤,用来净着、洗味之用。

    然后是脆生生的蜜灸(猪牛羊)三筋,蛋清和虾仁做成的滚汤团子,竹笋香菇肉泥的白灼丸子;蛋蓉蒸肉卷;银丝炒鳝、寥漕泥螺、干撕糖蟹。。。。。

    最后端出来的主食,是南瓜豆泥栗面打浆成的甜蒸羹。上面洒了许多碎果仁、糖饯,光是看起来就十分的可口。

    只可惜,周淮安在这里只能自己一个人受用了。因为另外几个女人不是又困又累的连一根小指头都抬不起来;就是在昨晚的守岁时,玩投壶、樗蒲(丢骰)、双陆、猜诗、打钱(猜面)、射鸭玩的疯了,现在还在补觉。

    当值的虞候长,也带着一群相应虞候、参军、参事、参谋小组的负责人,走了进来而目不斜视的按照要紧程度相继汇报起例行的公务和军地情况汇总。

    而如今基本可以消耗贮能和微量肾上腺素,来保持一心多用同步思考和回应的周淮安,甚至还有闲余注意到自己视野当中许久未动的能量条上限,又增加了那么一丝丝。而附肢的能量储备和综合身体活性都有所下降了。

    “安逸真容易使人堕落啊。。”

    他不由如此感叹着在一份处决令上,签下了自己越来越发草书化的字体了。

    这是南阳盆地与豫东平原相隔的伏牛山脉当中,最后一个被寻获并攻破的大型山棚据点——灵宝砦。因此其中的俘虏和战利品颇有些丰富。

    不但有从各处山棚村社、山寨中逃过去汇聚的残余丁壮,还有为数不少来自平原上与之合流的豪强大户背景的余孽,甚至还抓到了十几名来自河南境内,带着不同使命的朝廷官员或是藩镇所属。

    各种郎将、杂号将军、刺史、兵马使、镇扼使的委任状和告身,也有厚厚的一叠子。还有价值不菲的钱帛财物,以及历代积攒下来部分已经朽坏的新旧货物。

    但是令人意外的是,其中还夹杂着一名来自关中大齐朝廷的招抚使者。这就让人有些匪夷所思,但也觉得不足为奇了。长期以来的义军治下,从来就是多多益善而良秀不齐的。

    而在最后两千多人的俘虏当中,足足有小半数人被判定为没有接受后续改造的价值,而需要予以处决。道理很简单,因为他们需要为那些城寨当中,迅速消失掉的老弱妇孺负责。

    虽然据说其中很多人都哭着喊着,愿意以过往的经验和本事,来继续为太平军出力以求赎免;但是如今的太平军治下自有更多忠诚和可靠度都相对优秀的良家之选,根本用不上他们这些率兽食人之辈了。

    相比新年第一天这个只剩下冰冷数字意味的批量处决令,来自鲁阳关的河南方面消息,则是多少让人心情变得好起来一些了。

    首先是朱老三那儿派来问候的使者朱珍,已经赶在年关前抵达襄州了;还随行带来了大批在河南境内冬季作战时的缴获和战利品,其中就包括了一千多匹的北地战马,都是从交战的魏博军中所获,其中不乏来自幽州的燕山骏马。

    而在击退了滑州魏博军之后,他如今也拥有了一大(陈州和滑州)一小(河阳南关)的两块地盘,而初步算是在河南境内站稳脚跟了。

    然后是,如今当上天平军留后曹翔的联系,也在年前给打通了一条专门渠道;从理所郓州运城出发南下巨野县,沿着五丈河的传统漕运路线,向西穿过刚收复的曹州境内,抵达朱老三新控制得地盘陈州境内;

    再走陆路借道同样在义军控制下的许州要冲——嵖岈山的文成栅,就可以抵达太平军势力边缘的唐州慈丘县境内了。早年布置下的一个闲手,随着后续的推动和投入,如今已然大大改善了太平军的周边态势。

    虽然曹翔拥有的天平镇,看起来比新兴的朱老三还要弱势一些,但是在击败魏博军而收复了天平节度使大部制后,还是通过这条渠道送来了相应的谢礼和交易品,其中就包括他亲手缴获自魏博节度使韩简的车架和仪仗。

    但更重要的是,只要这两家相对友善又有一定互利和依存性的势力,能够在河南关东境内继续维持下去;那太平军短时之内就不虞来自关东地区的军事压力和威胁了。

    这样太平军只要输出一些援助的物资和装备,就可以集中资源继续梳理内部和默默的生聚力量,而仅仅维持好渝州、洋州和润州三地,东西两头的战线就好。

    然后是王行空从武关送过来的消息,从商洛道过境的互易货物品种和质量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而关内逃亡南下的人口,似乎受到地方义军的阻挠和拦截而急剧锐减;乃至据说在长安城中已经开始限制士子、工匠的流出。

    这是否意味着黄巢为首的大齐朝廷内部,又出现了什么变故和矛盾分歧,乃至影响到了对于太平军的态度了?只可惜,高郁在长安城中的经营和布局时间太短,没能够获得更深层次的东西。

    ——我是分割线——

    而在长安城中,太平大都督的全权外联代表高郁,也在前呼后应的车马当中踏上前往赴宴的道路。然而在他恣意纵情的表情治下,却是有些阴晴不定的焦虑和疑惑。

    因为在这段日子,他突然发现自己受到了严密的监视和变相的限制手段,原本那种上下逢源如鱼得水的氛围和环境,也像是一下子收紧了起来。

    这些负责监视和限制他的人,甚至就这么毫无忌惮的出现在他的面前而招摇过市。而且在暗中还又有分作不同来历的好几拨人在同时行事着。

    因此从,除了例行问候、献表和会商的公开活动之外,他几乎无法派出人手来暗中联络和做更多的其他事情了。他如此思量着,抵达了曲江之畔的惠远楼。

    这时候,就有一群蓬头垢面的乞儿从左进干秃秃的花树从中蜂拥而至,一下子围住了高郁挺住下来的白铜镶边朱红马车,努力拍打着箱壁讨要起来。

    虽然很快他们就被护送的军士给连抽带拍的驱散当下,但还是在马车周身上留下了许多不雅的乌黑手迹;而高郁也只能面露不忿和无奈的挥袖而去,登上了灯火通明的高楼,心中却是暗自松了一口气。

    而随后,在这群作鸟兽散去的乞儿当中,来自山南的前童子营成员潘小弟,满是污垢的手掌中也紧紧捏着新多出的纸团。不久之后他就出现在了一处城墙附近的沟渠前。

    又沿着干枯且冻结起来的渠道,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又过了不久之后,沿着城墙下三五成群的拾荒人之一,从冻结的排水沟渠中,拖曳着绳子最终拖出一个沾满污泥的竹节来。

    又过了一天之后,藏在竹节里的密文字条,就在武关之中经由王行空确认之后,再亲手给交给一名骑着快马的信使。然而,随着前脚出发后脚接踵而至的,却是一行大齐朝廷宣诏的使者。

    <!-- CS:20307022:591:2019-06-08 03:40:19 -->
相关文章
  • 天蝎男要了你的第一次,火车厕所一直提示有人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去医院面试被医生弄湿,嗯哦好紧好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