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阴茎上好多白色的东西,晚上都给爸干的叫

作者:admin 2020-05-27 12:08:48 我要评论

看书海  ,最快更新神医小农民!

    当初在解除了婚约关系的秦琳身上,周游都没有这么想过,可是放在宗主身上,就仿佛是水到渠成一般。

    也是直到此时,周游才终于明白,为什么邪帝会心甘情愿的替宗主进入擎天柱,泣鬼神医会宁愿以自己的生命,来保全宗主魂飞魄散后的三魂。

    如果在魔都初遇宗主时,有谁跟周游说

    ——将来有一天,会将在故魂的存亡看的比他自己更加重要,周游估计会嗤笑两声,骂一句“白痴”!

    要知道,这世上的人大多是自私的,即便当初与秦琳定下婚约,可是对于她这个未婚妻,在几次背叛和算计之后,周游也是无法容忍的。

    人嘛,本来就是一种以自我为中心的生物。

    可是经历了业火之后,周游才意识到,不管是曾经站在九冥颠覆的王者邪帝也好,蓬莱九使的泣鬼神医也罢,甚至忘却前尘往事,轮回转世成一个修真小白。

    然而宗主就像是一个劫,只要遇上,周游便躲不开。

    因为这些纷乱的情绪,强行压制住心里翻涌的他,并没有顺着宗主的话,继续问要去什么地方。

    即便很早之前,他就意识到自己对于宗主心态的不同,可周游直到现在,也还是不甘显露半分。

    或者应该说,周游觉得现在的自己还不够强大,而宗主又属于超神超佛般的存在。

    至少现在,他还不愿意去探知故魂这个一手创建蓬莱师门,在上古之战硕果仅存的宗主究竟是什么来历。

    “到了。”

    抱着这些难以言喻的小心思,周游等宗主说“到了”后,才回过神来。

    这儿应该还是属于方天画戟中,只是出了宗主的一隅小院。

    虽然曾经是邪帝的周游,连这方天地都是他亲手所创,可是说实话,对于方天画戟,他确实不太了解。

    就如眼前这被灵藤爬满的架子,看着上头悬了不知多少的花枝,五颜六色姹紫嫣红,然而周游是一种也不认识。

    “还记得乾坤十二式的风起吗?”

    这花藤前有着不同灵力造就的风,对于周游这样有修为在身的人来说,或许就只觉得像是吹电风扇,还是开的低档。

    可对于宗主来说,即便隔着枯轮上防御阵法结印,也依旧觉得如坠冰窟般,没忍住,拢了拢腿部盖着的毯子。

    虽然因为心绪纷乱,怕被宗主感知到,加上此时她神魂力量薄弱,所以周游单方面屏蔽了自己这边的契约力量,让故魂无法察觉。

    但宗主有什么想法,周游作为将心头血融入蓬莱木,作为主导的一方。

    加上之前在血牢融合了宗主亲手送出的神魂力量,所以对于故魂想什么他或许察觉不了,但是蕴养与蓬莱木中的神魂是难受还是什么,周游却能够很清晰的感同身受。

    “稍等我一下。”因为与黑袍瞎子之前的大战,周游在方天画戟醒来之后,就随手从万物空间拎了件风衣换上。

    此时察觉到宗主的动作,他想也没有想就将风衣脱下,盖在故魂身上后,又在衣服上加了层隔离结界。

    将宗主的枯轮推到身后,安顿好她后,周游才召唤出乾坤扇,按照故魂说的一道“风起”打出。

    原本还姹紫嫣红的花藤在乾坤扇“风起”打出的一瞬间,像是墨水滴入水杯般。

    那些缀满枝头,娇艳欲滴的花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形成了一道紫色大门。

    “这儿是结界通道?”周游震惊的瞪大眼睛。

    直到现在,他才后知后觉的明白过来,怪不得方天画戟拦不住宗主呢!

    周游之前在画戟里面苦心布下重重防御,可对此地了若指掌的故魂,压根不需要去触碰那些,仅仅打开几个结界通道,便能够来去自如。

    宗主将身上的风衣到穿着,边拢了拢领口的袖子,边仿如指点般,漫不经心的对周游道

    “这是上古时期常用的通道结界,对应出入,具体方法,我之前托赵建成转交给你的玉简上,有详细记录。”

    赵建成转交的那块玉简,就如同一个浩瀚书海,周游连千万分之一都没有看过。

    此时听宗主说起,他便莫名有了种学渣本渣的感觉。

    转身重新推着故魂身下枯轮的周游,摸了下鼻子,不好意思的道

    “嗯,回头我就天天看。”

    争取一天看一本!

    在心里默默定下目标的周游,觉得即便这样,要将那块书海玉简看完,恐怕也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去!

    宗主并没在这点上多提,只拢着衣袖,从枯轮的扶手下,翻出一张折纸,几下叠成个纸鹤,递给周游之后,又提醒了句,道

    “给巫幺传个讯吧,虽然此行应该没有太大的风险,但人心向来难测。”

    其实如果周游只身前去的话,不管是龙潭还是虎穴,以他如今的实力,囫囵来去肯定是没有问题。

    可宗主考虑到自己现在连个简单的传讯纸鹤都无法使用,带上别说半分灵力使不出来,简直形同废人的累赘,恐怕有什么事情,会连累上周游。

    “好。”

    周游倒是没有多想,结果纸鹤,给巫幺传讯之后,仿佛不经意般,随口问了一句“巫幺似乎很听宗主的话?”

    对此故魂也没有隐瞒,点头直言道“他们当年欠我因果,加上如今修为大跌……”

    其实即便宗主不解释的话,周游隐约也是明白的,只是他现在挑明,更多的还是想要借着这个话题,问另外一件事。

    所以等故魂说到这儿之后,他便干咳两声

    “咳咳。”

    打断宗主话后,周游才试探道“之前我看巫幺修为有所提升,是因为阿故你的关系吗?”

    他开口问完就有些怕宗主会误会,所以又连忙补充了句“呃,我就是好奇问一下,如果不方便说的话,阿故你不说也没事。”


    其实这个问题,在方天画戟里面见到巫幺的时候,周游就察觉到了,只是因为宗主的事情比较震撼,以至于他现在才想起来问一问。

    “这如今也没……”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相关文章
  • 阴茎上好多白色的东西,晚上都给爸干的叫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对女婿提出那个,姐姐的美女的花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