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美女肚子里的舌头,射精两三天一次正常么

作者:admin 2020-01-19 12:02:36 我要评论

    “我确定,我几乎每天都和老板在一起,他做什么我最清楚了。山庄的通过狩猎特色项目进行赌博,才是老板的主要收入。他何必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舞场女人而被公安局盯上?这样就得不偿失了。”秦柔柔的分析很有道理。

    赵立晨赞许的点了点头,心中暗惊:“依你看,这种连环杀人案背后的凶手,会是什么人?”

    “我看过相关的报道,所有的被害者都被挖去了眼睛。根据现场的画面来看,那人一定是个高手。我在江湖上行走多年,从来没见过能把人眼睛取下来,还可以留下那么完整伤口的杀手。也许你的推测是对的,凶手是个心思沉静的屠夫或者是个厉害的医生。”秦柔柔靠在床头,一双黑眸紧紧的盯着赵立晨。

    “那么,所有的推测又回到了最初。可是我在山庄发现了一段绳子,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是狩猎用的。你们老板用过这样的绳子,我才对他起了疑心。”赵立晨说话间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截绳索,放在秦柔柔的面前。

    秦柔柔细细打量,笑得嫣然:“这你就有所不知了,这种绳子很常见,至少在我们山庄里很容易找到。是狩猎专用的绳索,因为造价低廉,又很便宜,所以……”

    “你说造价低廉……你们是从外面买来的?”赵立晨眼中闪过一丝喜悦。

    “不是,好像是我们山庄的一个杀猪的自己搓的麻绳。他手艺精湛,很多人对他佩服不已。这个人很少说话,因为杀猪菜是我们山中的特色菜,所以林四就留在我们山庄工作了。”秦柔柔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赵立晨的思绪混乱半晌才开口:“你说,那个叫林四的人是杀猪的?他会做这种麻绳?”

    “对,整个山庄的人都知道。他以前是卖猪ròu的,自己家里也养了不少头猪。因为林四养的猪不喂饲料,又足斤足两,山庄负责采买的人对他很是信任。后来,我们老板就雇佣了林四,让他在山庄养猪,顺便给我们杀猪。这样客人就可以吃到新鲜的猪ròu,杀猪菜的味道也更好了。”秦柔柔不知道赵立晨为什么对林四这么感兴趣。

    “林四住在山庄吗?”赵立晨喜出望外。

    “据我所知,林四xìng格古怪,身体好像有些残疾。他一直未曾婚配,在山庄外面的农村里,有一套很大的瓦房,日子过得也比较清苦。我没有了解过他,不过我听别人提起过,林四很小的时候就被母亲给遗弃了,他是吃着百家饭长大的。”秦柔柔向赵立晨透露了一个重要的线索。

    赵立晨忍不住紧紧拥抱秦柔柔,一脸的兴奋:“你帮了我大忙!”

    秦柔柔笑了笑,没有做声。

    “你干什么去?”秦柔柔紧紧拉住赵立晨的手,不肯放开。

    “我去给李局打电话,这么重大的案情,他应该知道。”赵立晨一脸喜色,声音也跟着激动起来。

    “

我的事儿……你打算怎么办?毕竟,我是公安局通缉的犯人。你把我藏在家里,很可能会受到连累。”秦柔柔谈论起这个话题,总是一副自责的模样。

    赵立晨坐在床上,沉声道:“你放心,我会让你全身而退。”

    秦柔柔激动得泪水涟涟,却不知道如何感谢赵立晨。

    市公安局,气氛停滞。

    经过几番比对,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养生山庄。可是山庄里有上百人,又有黑社会的背景。如果轻举妄动的话,恐怕会得不偿失。

    想要抓到凶手,没那么容易。

    赵立晨的高级轿车在公安局门口戛然而止,几个刑警见了赵立晨,一脸堆笑。

    “赵医生来了?是不是发现什么重大线索?”几个刑警把所有的破案希望都寄托在赵立晨身上。

    “快了!你们就等着喝庆功酒吧!”赵立晨喜上眉梢,引得几个刑警议论纷纷。

    李局还在分析资料,抬眸却见赵立晨立在不远处,一脸的高兴。

    “赵医生怎么来了?”李局起身,迎了上去。

    “我来和李局做笔买卖,如果买卖做成了,您胸前可能就多了一枚勋章。”赵立晨话中有话,引得李局一阵兴奋。

    “你小子,少和我拐弯抹角。发现什么了?赶快和我说说!”李局与赵立晨促膝长谈。

    “这个女人……您认识吧?”赵立晨把秦柔柔的照片推了过去,眼神中带着些许疼惜。

    李局仔细打量,不禁勾起嘴角:“那是自然,这个女人是通缉的要犯。她不是在山庄中吗?怎么……赵医生见过她了?”

    “见过,实不相瞒,秦柔柔现在就在我的家里养伤。”赵立晨开诚布公。

    此话一出,李局忍不住挑了挑眉毛,一脸错愕。

    “你怎么可以收留一个通缉犯?如果此事被别人知道了,可以轻易给你安一个窝藏逃犯的罪名。”李局起身,满脸的不解。

    “这是今天我来的目的。李局帮我解除秦柔柔的通缉,我帮李局抓到连环杀人案的凶手。这笔买卖,李局一点都不吃亏。”赵立晨的黑眸中空无一物。

    “胡闹!我们通缉的罪犯怎么能说解除就解除?你当我们公安局是过家家吗?”李局拍案而起,脸上的愠怒让赵立晨有片刻的微怔。

    “那李局手中掌握了什么证据呢?秦柔柔杀人了还是放火了?”赵立晨咄咄逼问李局。

    “你……秦柔柔是几个大案要案的关键人物,只要得到她的口供。我们就可以对前公安局局长老冯做出审判了。”李局避重就轻,不想和赵立晨闲磕牙。

    “李局这样说,我可不可以理解成为……秦柔柔不是犯罪分子,她是知情人?”赵立晨偷换概念的功夫炉火纯青。

    “如果你非要这么说,也没什么错……可是秦柔柔和老冯之间,有过jiāo易。这个女人不简单,你非要跳进火坑,我也没办法救你。”李局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姿态。

    “那我们就说定了……”赵立晨起身,笑容明朗。

    “什么时候说定了?我可没给过你任何承诺。一切都要看秦柔柔的案情才能做决定,她做过老冯的情fù,我不能睁一只眼闭只眼。”李局斩钉截铁的道。

    “那又如何?情fù不过是道德层面上的事儿,在法律层面,你手中可有秦柔柔的犯罪证据吗?”赵立晨只咬着一件事不放,目光灼灼的望着李局。

    “臭小子,你竟然敢和我讨价还价!”李局的脸上忽明忽暗,赵立晨才有了必胜的决心。

    “这事儿就说定了,明天我带着秦柔柔到公安局走一遭。只要她知道的事儿,秦柔柔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赵立晨拍着胸脯保证道。

    “我就知道你小子为了女人,什么都肯做!那我们是不是应该谈谈连环杀手的问题?”李局打开笔记本,仔细的记录着。

    “好!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李局给我开绿灯,我也不能让李局为一个连环杀手而烦恼。”赵立晨巧舌如簧,几句话便把李局给说服了。

    “你发现什么线索了?我们分享一下。”李局沏了一杯浓茶。

    “养生山庄有一个杀猪的叫林四,他在山庄附近住,没有结婚,一个人生活。此人xìng格孤僻,很少说话。他是山庄特聘过来的杀猪人,刀法很准。早些年,他被母亲抛弃,是吃百家饭长大的。也算是尝尽了人间冷暖,最重要的是,他会做绳索。”赵立晨嘴角勾起美丽的弧度,恢复了些许精神。

    “哦?这个林四和我们要找的凶手真的很像。”李局飞快地记录着,探究的眼神落在赵立晨的身上。

    “的确如此,如果你们搜查他的住处,很可能会有不小的发现。”赵立晨拍着胸脯保证的。

    李局没有说话,眸中有隐约的担忧。

    “他一个人住,还在闭塞的村子里。我看……我们大张旗鼓地去拿人,没有那么容易。”李局知道山庄附近民风淳朴,对村子里的人有着几乎变态的保护。

    林四身世悲惨,自然得村民的庇护。如果要动手,恐怕还要找村知书谈一谈。

    “你要参加我们的行动吗?”李局收起了笔记本,戴上了帽子。

    “去,当然要去。我也算是有始有终,李美妍还等着做这期节目呢!到时候让你女儿亲自采访您,这样……”赵立晨勾画出来的场景让李局微微一怔。

    “少跟我耍贫嘴,我才不要接受什么采访!”李局心中涌起一阵酸楚,却被他给掩盖过去。

    “好好好!不接受采访,那你的女儿就要失业了。她拼了命才保下这档法制栏目,你作为滨江市的公安局局长,不该做第一期的专访吗?”赵立晨收拾东西,急步跟了出去。

    “钱志峰,列队!我们去前河村走一趟!”李局不想和赵立晨闲磕牙,沉声命令道。

    钱志峰还在整理证物,却见李局带着赵立晨从办公室里走出来。两人皆是面色焦急,看来,连环杀人案的凶手找到了。

    “好!我这就去集结人马。”钱志峰掐灭了烟头,起身朝着会议室走去。

    半晌过后,三十几个全副武装的刑警在公安局大院儿列队完毕。警车呼啸而去,赵立晨坐在李局的身边,还不忘絮絮叨叨地说个没完。

    第467章:猎物

    “林四为人沉稳,是个穷凶极恶的家伙。大家都要小心,千万不要中了他的埋伏。”赵立晨看着车窗外的风景迅速的向后一闪而过,心中有不祥的预感。

    “不过是一个杀猪的,能有多大的能耐?”钱志峰一脸轻蔑,却想马上抓到凶手。

    赵立晨并未辩解,只是安静地坐在副驾驶,听着歌。

    一个半小时的路程终于结束,大部队的车直接开到了村支书的家门口。

    赵雪尔披着蓝色的粗布衣服,嘴上还叼着大眼袋,眯眼打量来人,不禁倒抽一口凉气。

    “公安同志,你们怎么来了?”赵雪尔马上掐灭了烟,还不忘把烟斗在鞋底磕了磕。

    “老赵,给您找麻烦了!”李局紧紧握住赵雪尔的手,笑着道。

    “说什么麻烦?你我一同chā队,当年若不是你救了我,我就被牛给拱死了!”赵雪尔憨憨一笑,才把一行人给带进了门。

    “市里有一个大案要查,所以还要麻烦你……”李局一脸的客气。

    赵雪尔摇了摇头:“老李,你和我开什么玩笑。我们村子的男丁几乎都出去打工了,剩下这些老弱病残,哪里来的大案?”

    “你别太乐观!林四,你认识吗?”李局为了确保事情无虞,把林四的登记照片拿了出来,让赵雪尔辨认。

    赵雪尔戴上老花镜,仔细观察,不禁连连点头:“这孩子命苦,从小就被他娘给扔了。村里的人看不惯,才你一口我一口,把这个孩子给养大了。他现在发达了,在上面的养生山庄做事儿,年薪也有七八万左右。是我们村里的富裕户。怎么?你找他有事?”

    李局望着满脸骄傲的赵雪尔,只好转变策略。

    “对,林四可能是我们要找的一个关键证人。这个案子能不能破,就看他了!”李局没有说实话,只想先抓到人再说。

    “这小子平时少言寡语的,竟然是你们的重要证人。你等着,我这就带着你们去找他!这个时间,他应该在家里面。”赵支书憨憨地笑了笑,把衣服穿好往外走。

    李局随口多问了几句:“老赵,林四这个人有没有什么爱好?”

    “爱好?一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能有什么爱好?他总在林子里面转悠,应该是喜欢打猎吧!我看他家里有不少标本还是什么什劳子,我也叫不上来。上次去他家里通知jiāo保险,我就看过一个那么大的猫头鹰,结果是死的。可是我怎么看,都跟真的一模一样。”赵支书一边说一边比划。

    李局和赵立晨jiāo换了一个眼神,忍不住忧心重重。

    “他怎么一直没有讨老婆呢?我看林四这小子也不错的,每年收入七八万,比城市里的工人收入都多呢!”李局和老赵闲话家常。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这孩子完全是被他娘给害了。那个女人……啧啧……不是个好东西!全村的人没有不骂她的,自己十月怀胎生下的孩子,说扔就扔。跟个男人跑了,到现在都不见踪影。估计是死到外面了,也是活该!可是,林四这个孩子不坏,从小就没爹没妈,被村里的叔叔婶婶将养着,这才长大了。村里给他买了几头猪,让他养。后来,我们看他太困难,就把猪给他了,也没要钱。”老赵说起以前的种种往事,总是替林四打抱不平。

    “原来是在这样,他的命还真苦呢!小小的孩子,很早就没了父母。他很孤独吧!”李局试探地问道。

    “孤独?这是你们城里人的话,我们农村的人听不懂。反正他就是独来独往,从来不和外人说话。我是村支书,自然要和他亲近一些。这孩子心眼倒不坏,他拿出不少钱给村子办学校。村里的小孩儿能上学,多亏了林四。”赵支书絮絮叨叨的说个没完,大抵是说林四是个很好的人。

    农村这个地方,肯把自己赚的钱拿出来分给大家,实在是不容易。办学校这种事儿,就更让敬佩了。所有人都知道,大人可以苦一点,可是绝对不能苦了小孩。只有接受教育,好好读书,才能离开这个大山沟。

    “林四做了件好事儿……”李局沉吟一声,脚步越发沉重。

    赵立晨和一行人来到了林四的家门口,心中七上八下。

    林四在老赵的心中,是个老好人。可是在铁证面前,林四却是个十恶不赦的杀人凶手。情感和理智的拉扯让赵立晨有些迷茫。

    “就是这里吗?”李局眼神变得警觉起来。

    “是的,我去敲门。你们在外面等着,一下见到这么多警察,他会害怕的。”老赵轻轻叩门。

    “谁?”一个清冷的声音从大门口传了出来。

    赵立晨仔细打量林四的家,不由得敬佩这个孤儿。三天大瓦房收拾得干干净净,家禽被圈在笼子里,侍弄的干干净净。再看院落之中一丝不染,赵立晨就能推断得出,林四是个很守规矩的人。

    一堵墙上,还放着动物的标本。仔细看去,栩栩如生。如果不是老赵提前说过这些标本,赵立
相关文章
  • 美女肚子里的舌头,射精两三天一次正常么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惩罚女朋友最疼最污的方法,东京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