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张行长今天不用戴套儿7,煎饼妹的开挂人生

作者:admin 2020-04-06 12:10:48 我要评论

    李希明直勾勾的看向女儿,也想从她口中得到一个答案。

    他真的搞不懂,为什么女儿短短的时间内,变成了这个样子。

    从前没有毕业回来的时候,就算是跟他关系僵持,至少也没有达到现在这样,说她变了一个人都不为过。

    李希红对母亲的冲动做法虽然有些不认可,但现在二哥明摆着害怕跟侄女的关系闹的更僵,不敢说重话,而她这个当姑姑的也因为有很多顾及不能贸然出声,只能由着母亲冲在前面了。

    并且,她也认为侄女办的事情不地道,应该给他们李家人一个说法和解释。

    杨亦颜勾了勾唇冷笑,“我知会了呀,这不是李雪通知的你们,然后才来的!”

    当时杨亦颜和李雪说完就预料到了她肯定会去告知老李家的众人,结果还真是按部就班的照着她想的那样进行的。

    孙思华差点被气的一个倒仰,“你那叫哪门子知会?名字都改完了才通知我们!你分明就是先斩后奏,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孙思华说的是事实,杨亦颜本来就没把他们放在眼里,嗤笑了一声:

    “你不用一句接一句的质问我!我能通知你们都算不错了!我身为公民,有改名的权利,无论我改成什么都是我自己的事!旁人没有权利唧唧歪歪!”

    面对杨亦颜理直气壮的话语,李希明这下也终于忍不住了,他一脸伤心的说道,“妍妍啊,爸爸没想到你会做的这么狠绝,连我的姓都不愿意拥有了,就算是我从前对你的关心不够,做错了一些事,也不至于让你这样拿刀子来扎我的心吧!”

    李希明真的搞不明白,女儿为什么现在变得这么心狠!

    杨亦颜的眼眸划过复杂,看到李希明红了眼圈的样子,她并没有觉得痛快,反而心里还有些不好受。

    但她既然做了就不可能再有回旋余地。

    “自从你跟我妈离婚后,我虽然姓李,但是你这个父亲不是也没把我当女儿对待?现在我一改名字,都疯了似的跑过来质问声讨,不觉得底气不足,站不住脚吗?”

    李希明被噎了一下,说不出话来。

    孙思华见势不妙,连忙嚷嚷道,“我们有什么站不住脚的?不管到什么时候,你也是你爸的种,身体里流淌着他的血液!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

    杨亦颜刚要出声反驳的时候,杨慧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一把将她护在了身后。

    “改变不了是李希明女儿的事实又能怎么样?我们离婚以后孩子就归了我,这些年所有的一切都是我这个当妈妈的在管,他除了挂了一个父亲的名,都干了什么?”

    杨慧正在楼上处理顾客的事情,当听服务员说女儿的父亲和奶奶他们来了的时候,她立即解释了一句就急匆匆的跑了下来,唯恐慢了一点女儿会受欺负。

    杨亦颜开心又颇有感慨的望着母亲像是母鸡护着小鸡一样的把她护在身后的身影。

    无论她多大岁数,在母亲的眼里都是个孩子,需要她来保护。

    李希明看到眼睛闪着愤怒火苗的杨慧就避开了她的视线,现在听她声音激昂的说着他的不是,他更是抬不起头来。

    李希红和孙思华都很久没有见过杨慧了。

    她们没想到,杨慧竟然还跟年轻时候一样的漂亮,而且不知道是不是跟女儿开了美容院的关系,眼角的皱纹也浅,皮肤白皙还泛着令人羡慕的光泽。

    现在再听她把李希明贬低成那样,孙思华第一个就不干了!

    “杨慧!你来的正好!就算是你们离婚了,孩子归你,但是叫了这么多年的名字,凭什么说改就改了?而且还不提前跟我们商量!”

    杨慧看到这个前婆婆就气不打一处来,前尘往事在脑海里运转,她冷冷的说道,“我们想改就改了,你们管不着!”

    “你……谁说我们管不着!改名字的事,不可能你们说的算,你以为我老太太没见识?那天我看电视,有个新闻就是改名的事,就算是两人离婚了,只要一方不同意,孩子这名就改不成?你要是这个态度,那我们要告你们!”

    杨慧无语极了,“那你就去告好了!”

    杨亦颜也无所畏惧,“对!我们等着你告!”她倒要看看,最后他们怎么告。

    李希明并不想闹成起诉的程度,整张脸皱皱着,“妈,你在那瞎说什么呢?哪有父亲告女儿的?我可没那个意思!”

    他赶紧又冲着前妻和女儿保证,“你们俩放心,我不会告的!”

    杨亦颜在旁边都要看笑了。

    她忍不住出声,“你不用把话说的那么好听,就算是你们想去告也告不了知道吗?还有看的那个新闻,孩子肯定没有成年吧?像我这么大改名,根本不需要经过你们同意那一环!”

    孙思华面色铁青,分明一点都不信,“你少在那忽悠我!”

    李希明生气的吼,“妈,你能不能少说两句,让我也说说话?”

    李希红把母亲往后面拽了拽。

    孙思华只好暂时隐忍不发。

    李希明只凝视着杨亦颜,“妍妍啊,你都二十一了,大学都毕业了,爸爸压根没有想过你会改名!你做的的确挺过分!就那么恨爸爸吗?”

    杨亦颜压下心头翻涌的情绪,目光灼灼的注视着他,反问,“你说呢?”

    李希明原本眼眸里期待的光瞬间黯淡了下来,“好,我知道了。爸爸不怪你,都是我的错。妈,咱们走吧!”

    孙思华激动的一甩胳膊,觉得委屈死了,“走什么走啊!事情还没有掰扯明白呢!要走你走,我不走!她们母女俩说改名就改名,凭什么啊?我可咽不下这口窝囊气!”

    李希红也看明白了,再闹下去只能让在场的那么多人看热闹而已。

    尤其人家老杨家的人都在不远处的那桌看戏。

    “妈,你就听我二哥的吧,咱们走。”

    孙思华仍旧固执的不愿意离开,她冲着杨慧发难,“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这里面都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早不改名晚不改名,偏偏现在闹出了改名的这一出事!肯定是你看我儿子和后找的媳妇生了个儿子过的挺好,而你却一直单着,也没个知疼知热的人,嫉妒的吧?”

    杨慧被气得立即红了眼眶,“你血口喷人!我要是嫉妒过他一次我都不得好死!”

    杨亦颜也被气坏了,老太太可以就改名的事情指责她们,却不能信口雌黄的这样子说母亲!

    “嫉妒个屁!就你儿子每个月赚的那个三瓜两枣的都不够养家糊口的,我妈有什么可嫉妒的?别忘了,当初是我妈瞧不上他才离的婚,你以为你儿子是什么香饽饽呢?现在马上都给我滚出我家饭店!以后也别说是我的什么人,我不认你们!”

    “你个小比崽子跟谁说话呢!”孙思华从没有被一个小辈指着鼻子这样骂过,尤其还是从前就看不上的孩子,并且把二儿子贬的一文不值!立即疯了似的冲过去要扇她!

    李希红也被气的冷了脸,故意的松开了手。

    李希明的一颗心都被女儿的话,扎成了血葫芦一样。

    他从没有想过,原来自己在孩子眼里这么没用的窝囊废。

    可眼看着母亲要动手打人,他仍旧死死的抱住了她的腰,不让她得逞。

    孙思华被困住了,她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

    杨亦颜才不惧怕这个老太太。

    假如她碰她一个手指头,她也得还回来,哪里会在乎这是不是她的奶奶。

    杨慧的整张脸都阴沉沉的,“你敢碰我女儿一下试试?我今天让你走不出这个门!”

    杨慧的几个朋友立刻围了上来,站在了母女俩身旁。

    其实她们早就想过来了,但是起初因为看是家里事,担心会添乱,还有连杨慧的弟弟他们都观望着不上前,所以也不好贸然的行动。

    杨家其他人也都围了上来。

    杨文斌之前是被白静波和母亲拦住了,现在人家朋友都凑了上去,他一个当亲弟弟的再不来成什么事了?

    李希明知道他就是拼了命也得赶紧把老太太弄走,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大红,你还傻愣着干什么呢?赶紧的帮我!”

    李希红一看人多势众,真的要打到了一起,恐怕他们会遭殃,只好压下心里的不甘心跟着李希明一左一右的夹着孙思华走了。

    人既然走了,看热闹的人也就散了。

    杨亦颜搂着母亲安慰,“妈妈,你别生气难受了,你还有我呢,从此以后我跟他们一点瓜葛都没有!”

    杨慧抚摸着杨亦颜的短发,心里明白哪有那么容易断的一干二净,不过女儿的担忧和心疼她都看在眼里,不舍得让孩子在这么开心的一个好日子里心情难受,她努力的笑着说,

    “好,妈妈只要有你就足够了,跟他们那些人生气不值得!走!饭菜上的差不多了,你先切蛋糕。”

    “好嘞!”杨亦颜知道母亲的心情不可能立竿见影的好转,她故意用欢快的语气说,“切蛋糕咯!”

    桌上的人们也都配合着。

    白静波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大姐,刚刚老小就气的想冲过去跟他们干,我怕再把人打坏了所以才拦了他。”

    杨慧浅浅的笑了笑,“你做的对!”

    然后又冲着脸色有些红的杨文斌说道,“你都多大岁数的人了,还那么冲动,下回别这样了!”

    “大姐,我太看不惯他们了!”杨文斌心虚的干笑了两声,“要不是我媳妇和妈都拉着我,我肯定……”

    杨文斌开始比比划划的说着他冲上去以后会怎么做的话。

    杨亦颜一句话都没说。

    老舅给不给她们撑腰不重要,没有他,她和母亲面对李家人也不会露怯。

    但他拙劣的演技,有点让她看不下去。

    ……

    李希明和李希红夹着孙思华出了饭店以后,就在路边招手叫停了一辆出租车。

    等上了车,孙思华的嘴就没停过,一直在骂着杨慧她们母女。

    李希红也气得慌,没少跟着一唱一和的。

    只有李希明低着头异常的沉默。

    如果注意观察的话会发现,他紧紧的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突然,李希明的手机响起了铃声。

    他掩饰的抹了两下眼睛拿出来接听。

    电话是丁宛如打来的,问他为什么还不下班回来,并且婆婆她们也都没在家。

    李希明声音暗哑的说他们在一起呢,马上就到家。

    等通话结束,孙思华盯着坐在副驾的儿子,“你哭了?”

    “没有!”李希明不承认。

    孙思华顿时更加生气了,“大明,你现在怎么变得这么懦弱?要我说,就凭杨慧她们这态度,咱们就得告她们!别听小李妍胡诌八咧,成年了告不了,她是害怕咱们豁出去了才那么哄骗忽悠呢!

    你看李妍眼里哪还有长幼尊卑?根本不把我们放在眼里!这样下去,等你到老了一天,她能管你吗?”

    李希明忍了又忍的怒火终于爆发,他扭过身,急头白脸的喊道:“妈,你是不想让我好了是吗?早知道你今天这样,我就压根不应该同意让你跟来!明明能好好的把话说清楚,不至于闹的那么过分!

    你偏偏一口一个告的,还说杨慧嫉妒,别说孩子听了气不过口不择言,我都臊得慌!你真以为你儿子是个什么大人物啊?”

    孙思华嘴巴张了张,心里的难受劲就别提了。

    “我是为了谁啊?还不是为你鸣不平?你怎么反过来还怨上我了?”

 

   李希明激动的打着手势,“我可不敢要你这样为了我!以后我的事我自己看着办,不用你管!“

    孙思华刚刚被杨亦颜气成那样也没有哭,现在被儿子这样说,立即委屈的眼泪噼里啪啦的掉落。

    “不用我管更好!你以为我愿意管你的破事!你可真是翻脸不认人啊!我当妈的还能给你亏吃?出发点全是为了你好,结果你这么对我!”

    李希红急的不行,一边劝着母亲别哭了,一边还得批评自己二哥。

    可是谁也听不进她说的话,母子俩你一句我一句的越来越严重。

    最后孙思华甚至甩出了今天就从李希明家搬出去,回自己的老房子过的话。

    丁宛如接了儿子从幼儿园回来,发现家里一个人都没有,才给李希明打的电话。

    结果她一听他的声音就感觉出来不对。

    心神不宁的总算等到了人回来,却发现婆婆满脸泪痕气鼓鼓的表示要收拾东西走。

    丁宛如怎么可能同意呢?

    婆婆在家里住着,虽然会有些不方便,有时也会觉得憋闷。

    但跟能做家务做饭照顾孩子的这些好处比起来,那些不算什么啊。

    李希明回来后就直奔卧室,顺手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丁宛如只能好言相劝的拦着婆婆收拾东西,同时打听究竟是怎么回事。

    李希红竹筒倒豆子一般把前因后果说了一个大概。

    丁宛如惊讶的嘴巴半天合不上。

    她胡思乱想猜了很多种可能,但哪里能够猜到李希明的女儿会把名字给改了。

    不过,一想到闹了这么一场,本就岌岌可危的关系更是很难维持,对于她来讲,倒也算是一个好事。

    要不然,她还总提心吊胆因为李妍的关系,李希明和前妻旧情复燃,把她抛弃……
相关文章
  • 张行长今天不用戴套儿7,煎饼妹的开挂人生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对女婿提出那个,姐姐的美女的花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