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硬石匠的软云朵百度网盘,怎么和女孩子找话题

作者:admin 2020-03-22 15:25:28 我要评论

“凌云大哥,你怎么来了?”见大家都脱离了危险,凤梧高兴的不知所措。

    尤其是上官凌云的出现,更是让他激动不已。

    看向他的双眸又惊又喜。

    “你说呢?”

    上官凌云抬手刮了下他的鼻尖,微微一笑,宠溺道。

    “难不成是怕我有危险?”凤梧在心里嘀咕道,但想想又觉得不太可能。

    可是各种巧合摆在眼前,又由不得他不信。

    脸上一热,升起一层薄晕。

    纵使今天的夜晚格外-阴暗,但上官凌云仍是准确无误的捕捉到了这一点。

    只觉心中一喜,无论做什么都值得了。

    空气越来越静谧,凌云大哥也不知道说点什么,凤梧感觉脸颊越来越热,正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时,一个犀利的声音传了过来,颇让他松了口气。

    “温小喵,你个下贱的东西,是不是你偷袭我,是不是你?哎呀。”

    竟是裴妍醒了过来,正弯腰揉着痛疼异常的肚子,恶声恶气的咒骂道。

    “裴妍,还不快住口,这次可跟小喵没半分关系。”

    周曦见裴妍一醒过来就招惹是非,连现在的形势都没看清,更怕她又得罪上官凌云,心中焦急万分,厉声喝道。

    在她的印象中,周曦从没如此对过自己,一时激愤难平,更加认定是小喵挑拨离间。

    “用不着你管,我还就不信了,这里除了温小喵,谁还能做出如此下贱的举动,仗着有几分本事,竟然出手偷袭我,看我不好好教训你。”

    使劲压了压抽痛的肚子,站起身来,耀武扬威的向坐在地上的小喵走去。

    “什么玩意?”张田看不过眼,狠狠呸了她一口。

    “你。。。。。。”裴妍磨了磨后槽牙,正要转战找张田理论。

    就见上官凌云冷脸一沉,冷声喝道:“聒噪!”

    说着一抖衣袖,“哐”的一声。

    眨眼间,裴妍从树干上滚落。

    又一次昏了过去。

    “哈哈哈,哈哈哈。”一晚上两次,张田首先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而小喵也以手捂嘴,肩膀飞快的耸动几下。

    凤梧双唇紧抿,眉目含笑。

    只有周曦脸上升起了一丝忧色,有心想上前查看她的伤势,碍于上官凌云又不敢上前。

    心中纠结,脸上踌躇。

    “晚辈李青,见过前辈。”李青恭敬的上前行礼。

    在洛华宗时,上官凌云不仅是元婴期老祖梵箬的弟子,更是高高在上的结丹期大能修士。

    像他们这样的低阶弟子就是想见一面都难。

    没想到此次一朝得见,竟然还出手相救。

    虽然并不是为自己而来,但李青仍旧感动不已。

    感激,敬仰之情,溢于言表。

    “恩。”上官凌云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微微点了点头。

    见他为救凤梧等人伤了根本,境界也隐隐不稳,随时有掉落的可能,对他也多了些好感。

    左手一翻,摸出两个白色的瓷瓶,朝他扔了过去。

    “这里有两种丹药,算作你照顾凤梧的报酬,好好修炼。”

    李青恭敬的接过瓷瓶,小心的打开第一个,竟然是一颗修真界的低级疗伤圣药“冰魂丹”。

    随即心中一惊,赶紧打开第二个。

    传说中洛华宗有四种强大的疗伤圣药。

    分别是低级“冰魂丹”,中级“水魂丹”,高级“雪魂丹”,乃至顶级的“风魂丹”。

    其中冰魂丹的使用境界是筑基以下的弟子。

    水魂丹的使用境界则是结丹以下的弟子。

    而雪魂丹和风魂丹以此类推,分别是元婴期以下,和离合期以下。

    这四种丹药,还是洛华宗的创宗祖师爷李显所创。

    为洛华宗一家独有,使用效果非常明显。

    传说千年前四大宗门之一的芊雨门玉子辈大弟子,李玉卿就曾亲到宗门,求取圣药。

    不过圣药就是圣药,其珍惜程度和炼制难度可想而知。

    就是现在的宗门,能达到大炼丹师程度的也不过尔尔,在李青看来,宗门中即使有顶级风魂丹,这么多年消耗下来,应该也所剩无几。

    又怎么可能会拿出来给别人服用。

    当然这只是他的猜测,至于宗门是如何操作的,他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就李玉卿每逢洛华宗盛世,都必定会亲自出席的架势。

    她的目的业已达成也未可知。

    现在有了这冰魂丹,只要是筑基以下的境界,哪怕是传说中药石无灵的内伤,都能完全修复,并且一丝后遗症都不会留下。

    第二个瓷瓶,刚一打开,还未来得及看清里面的丹药,一股浓郁的灵气,首先铺面而来。

    李青心中剧震,满脸的不可置信,手上哆嗦几下:“难,难不成是,凝元丹?”

    吊着心,又查看了一番,直到确定是心中所想后。

    李青心中掀起惊涛骇浪,顾不得身上的伤势,“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恭恭敬敬的磕了个响头。

    “前辈的大恩,晚辈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恩。”上官凌云平淡一声,拉起凤梧的手往远处走去。

    正在这时,又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传了过来。

    上官凌云烦躁的皱了下眉头,耐着性子停下脚步。

    原来是李才带着几名弟子气喘吁吁的飞了过来。

    恭敬带着讨好的上前行礼,“晚辈李才,给上官前辈请安,这次的事情是晚辈的疏忽,请前辈责罚。”

    “你的疏忽,一句疏忽就能解决问题?此次拜仙大会虽说是由莫前辈主持,但主要的操作还是你们长老院,难不成,长老院的众长老也打算一句疏忽就糊弄过去。”

    若不是自己及时赶到,凤梧的情况上官凌云连想都不敢想,心中又痛又恨自己,就想赶紧找个地方把凤梧搂在怀里好好安慰一下。

    谁知这些不开眼的,一而再再而三的上前扰事,上官凌云气愤非常,厉声喝道。

    李才瞬间涌出一阵冷汗,不敢狡辩,跪伏在地,把孙黎刚才说的话,一五一十的报告出来:“孙黎长老说了,这次的事情,他定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交代,绝对不敢推诿责任。”

    上官凌云黑沉着脸,冷冰冰的甩出一句:“那我就拭目以待。”

    继续往前走去。

    “是是是,晚辈一定将今天的事情如实相告,请前辈放心。”李才这才敢抬手抹了把汗。

    上官凌云的大名,洛华宗众人皆知,平时不苟言笑,冷若冰霜,一看就不是好相处之人。

    本以为这次的事情肯定不会那么好逃脱,他心中都做好了接收狂风暴雨的准备。

    没想到,竟没牵连到自己,心中连连暗呼侥幸。

    上官凌云的心中何尝没有愤怒,刚才的一瞬让他恨不得插翅飞到凤梧身边,以身相受。

    怪这些小辈没责任心,更怪自己,放任他一人经历这危险的境地。

    现在只要一想到他当时惊惶无措的模样,就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自己,不过现在他并不想追究什么,只想陪在他身边安慰他。

    “凌云大哥,小喵。。。。。。”凤梧不放心小喵,扯了扯他的衣袖,轻声说道。

    上官凌云眉头微皱,左手往后一甩,一个青翠色的瓷瓶,准确无误的朝小喵飞去,好巧不巧正好砸在她受伤的左腿上。

    “恩?”剧痛加重,小喵闷哼出声,眉毛眼睛皱在一起,活脱脱一个错位的包子。

    想恶狠狠的瞪他一眼又没那个胆,心中暗暗鄙夷他的小气,利落的到出丹药往嘴里塞去。

    回头,张田正愣着神,看着两人消失的方向,不知道在补脑什么。

    李才目瞪口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迅速安排好善后人员。

    他自己则飞快的给孙黎发了一道传声玉简。

    别说,这上官凌云虽然醋性大,但丹药着实不错,没多大功夫断骨重生完好如初了。

    起身活动了下手脚,再一次感叹活着的美好。

    不远处,莫宸表情一缓往洛华宗飞去。

    其实早在青狼兽出现的同时,他就到达了现场,不过因为感知到了上官凌云的气息。

    期初也见他们并无生命危险,所以一直隐在暗处并没现身。

    直到上官凌云出现杀死青狼兽,风波平息,并顺带了两场小插曲,才起身离去。

    心满意足的见小喵吃瘪,对比上次赤裸裸的眼神,心中一爽。

    至于裴妍,本就是随手为之才收进的洛华宗,根本无感,更激不起他半分兴趣。

    回到殿内,优雅的泡上一杯灵茶,边喝边继续欣赏着留影壁中的画面。

    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般。

    上官凌云前脚刚离开,周曦就迫不及待的往裴妍处跑去,直到见她还活着,只是晕了过去后才放下心来。


    一屁股坐在她身边,嘴里恨铁不成钢的念叨起来。

    另一边。

    “凌云大哥,我没事,你可以放开我的手了。”凤梧脸上升起一阵红霞,垂眸不好意思的小声说道。

    同时手掌微微用力,想从钳制住他的大手中抽出来。

    上官凌云闻言猛地顿下脚步,回过身来,右手扶着他的后脑勺,左手搂着他的后背,宽大的手掌仿佛两个蒲扇般,一个用力,不由分说狠狠的把他埋在胸口。

    凤梧只觉口鼻间都是他的气息,挤压的有些喘不过气来。

    微微扭动着身子,闷闷的低声反抗道:“凌云大哥,你,你先放开我。”

    闻言,上官凌云猛地惊醒,迅速放开双手,一脸担忧着急道:“没事吧?可弄痛了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相关文章
  • 硬石匠的软云朵百度网盘,怎么和女孩子找话题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去医院面试被医生弄湿,嗯哦好紧好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