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水槽溢水口安装图,无三角内裤歌舞

作者:admin 2020-02-20 15:19:15 我要评论

陈双确实为了谋生在煤矿长干过活,可是,她没下过井,倒是听是听说过雷管,专门将地下煤矿先钻出眼儿来,再把雷管塞进去。

    然后将导火索排好,爆破员在安全距离连接导火索进行爆破。

    这可是个十分危险的工作,不但要懂得煤层规律走向,还得提前评估爆破后可能产生的一系列危险性,比如,会不会导致塌方,漏水,或者引起瓦斯爆炸,这样的可是会被活埋的。

    不过幸好,陈双勘察的这些煤田大都是露天煤,那么,问题来了,陈双蹙眉看着宋有粮:

    "爸,你说的怪好听的,这雷管只有在煤矿长厂班的人才有,咱们整个杏花村就没一个人在煤矿厂工作的。"

    "你大伯年轻的时候去过外省下过黑井!俺去走一趟!"

    宋有粮说着,就拍拍屁股说走就走,陈双看着他的背影是拦都拦不住,虽然小时候从来没关注过自己的继父。

    可在她印象当中,那所谓的大伯,也就是继父的大哥,继父排行最小,上边还有个姐姐。

    那大姑是嫁到了外村,听说很远,陈双从没见过这位大姑,倒是经常见大娘往家里跑的勤快,见什么拿什么,连白菜都不放过。

    有一次,那大娘来了一趟,本来是留下来吃饭的,结果饭都做好了,她却急匆匆的说家里有事就不吃饭了,后来,妈卖豆子的七十多块钱就没了。

    惹得陈秀兰是坐在地上哭的昏天暗地,继父也一个劲的摇头,又是逼问宋德凯,又是逼问陈双,可陈双当时一口要定时宋德凯拿的。

    宋德凯气的咬牙切齿,却一句话都不说,结果被继父吊在房梁上抽了好几皮鞭,还整整吊了一夜,看的陈双当时那叫一个痛快啊。

    想到这里,陈双抱着自己的膝盖,竟流出了盈盈的泪水,她已经记不清大概是哪一年了,眼下,大哥已经当兵走了,想必,这件事不会发生了吧。

    陈双擦擦眼泪笑着看了看远方,此刻,她最担心的还是怕老爹嘴巴一唋喽说漏了嘴,那大娘要知道我们现在有了一条赚钱的路子,还不得天天往我家跑。

    "小双双……你真的在这里啊!"

    身后传来一个憨憨的声音,这声音一传来,陈双差点没坐稳一头栽下去,天哪,这家伙是不是干活干上瘾了,怎么找到了这里?

    一阵沉重有分量的脚步声,伴随着那一身波涛汹涌的膘肉,大彪咧着嘴笑着就跑了过来。

    "小双双,俺来帮你家干活咧,你说吧,是不是还要挖黑泥巴?俺来挖。"

    陈双抬头看了一眼大彪,了无生气的说:"是啊!"

    "小双双,你说打哪地儿挖,俺就打哪儿挖……嘿嘿嘿!"大彪一张嘴,满下巴都是哈喇子,都滴落到了他圆滚的肚皮上。

    看的陈双是一阵后背发毛啊:"不用,你赶紧走吧,被你娘看见了又得挨骂。"

    大彪一听,有些不乐意了,挥挥手说:"她打不过俺……连……连俺爹都打不过俺!"

    噗!陈双差点就吐血了,那是你老娘老爹,尼玛个大傻逼……

    陈双心里

暗骂,可是,她的目光一下子沉了下来,她何尝没有打过继父?小时候不懂事,母亲过门,她见继父趴在母亲身上,拿着一把菜刀就挥了过去,当时真以为他欺负自己母亲呢。

    "大彪,你还是回去吧,这太阳那么毒,这石头得有半头牛那么大,你也搬不动,别到时候弄伤了身体。"

    "俺力气可大着呢……小双双你就瞧好吧……啊呸!"说着那大彪跟打了鸡血似的,往手心里吐了一口唾沫,搓了两下还真去搬石头。

    陈双下的赶紧站起来往后退,这哪里是人啊,兼职就是一头牛。

    陈双就见他双手往石头缝底下一塞,找了找位置,一咬牙,那巨大的石头竟然有松动的迹象。

    随着大彪一咬牙,大叫一声,连带着屁憋出来好几个,轰隆一声,那硕大的石头竟然真的被他徒手被搬开了。

    陈双都傻了,不可置信的看了看滚到一边的巨大石头,又木讷的看了看大彪,竟然发现他的手心里脱了好大一块皮。

    "大彪,你手流血了……"陈双指着他的手,根本来不及顾得上石头低下的煤炭。

    "俺厉害吧……俺都说了,俺吃得多,但是力气大……"大彪拍着胸脯根本不理会手里的伤,这一拍不要紧,搞得一胸脯都是血。

    陈双是吓得吞了一口唾沫,妈的,这要是传出去,还不得被大彪他娘说自己欺负傻子呀。

    陈双赶紧拿出手帕给他扎了一道,没想到大彪竟然留着哈喇子又是蹦又是跳的说:"小双双给俺包的……小双双给俺包的……"

    陈双是脑门子直往外流汗。

    此刻,李宝躲在树林里看着这一幕,心想,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那个大傻逼不懂男女之事?

    上次跑来替她干活,这次又帮她干活,气的李宝直跺脚,害她这几天都白忙活了,还白给了那大傻帽一百块钱。

    想到这里,李宝咬着下唇,抱着树的手不由得使劲抓着,不行,她必须得让这个傻子懂得男女之事,一定要把陈双那个狐媚子身败名裂,给赶出杏花村。

    陈双无意间,感觉眼角盲点处出现了一抹小人影,侧目一看,又是李宝,这一次陈双竟然没发现她,可是,她又想搞什么鬼?

    难不成是上次没得逞?

    眼下,那大彪还在山头上直蹦哒,终于蹦跶完了,拿起锄头就在那大石头底下挖煤。

    "小双双,俺天天你干活,你晚上给俺炒个大白菜吃咋样?"

    他一边干活,嘴也不消停,陈双疑惑的问他:"你怎么知道我会炒大白菜?"

    大彪说:"半个村子都知道了,是阿姨说的,说你炒的大白菜可好吃了,不过,人家都不信,但是俺信……俺一看小双双就是个能干的好媳妇儿……"

    说这句话的时候,大彪还吸了吸哈喇子,害羞的撇过脸去,看的陈双是身上跟长了刺儿似的:"好……好!"

    陈双的笑容是要多无奈有多无奈,这往后要是他整天想着媳妇,那陈双早晚还是会上了李宝的套儿啊。

    毕竟这可不是二十一世纪,这种事情口口相传,到最后传成啥样,陈双怎么可能不知道,若不是人言可畏,她母亲就不会忍气吞声这么多年。

    "大彪,我有个事儿跟你说。"陈双坐在一旁,揪了一根狗尾巴草在嘴里叼着,大彪笑着拿着锄头凑了过来:

    "啥事儿呀,小双双你说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相关文章
  • 水槽溢水口安装图,无三角内裤歌舞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对女婿提出那个,姐姐的美女的花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