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儿童小腿有青斑图片,老师好大好长我坐不下去

作者:admin 2020-01-31 12:03:16 我要评论

    瑞轻轻思索一会儿“我有个师傅,不过我从来没见过他的样子,他教我怎么做杀手”杰瑞突然转过来,“杀手是什么?好吃吗?”说着肚子咕咕叫了一下。

    原来此刻已经时至中午,该吃午饭了。

    “走吧,以后你就跟着我吧,记得你的名字叫张小珊,杀手拿东西难吃死了,不要学了,我教你学做更好吃的。”赵立晨站起来拉起杰瑞---张小珊,开始向洞外走去。

    ……

    随着飞机的轰鸣声,一架直升机缓缓降落在鸳鸯山山头。

    高晓飞迫不及待地一脚踹开机舱门,驾驶员在后面看着心疼地直抽搐。

    “拿出信号定位仪,跟我走。”高晓飞说着领着一队人开始向林慧彬所在的山洞走去。

    而此刻的林慧彬正在洞中焦急地等待着赵立晨,从老夏的口中,她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事,但她是个聪慧的女人,自然看得出来赵立晨此刻很危险。

    不一会儿,一大片飞鸟从林中非常,林慧彬紧张地躲在草丛中,这样的情况她已经看到好几次了,有时候还伴随着qiāng响。

    一队迷彩服扛qiāng的士兵出现在林慧彬视野中,带头的正是高晓飞,其中一个士兵还背着一个人,林慧彬看到这种情况,眼泪立刻流了下来。

    林慧彬走出草丛,红着眼睛看着高晓飞,“他是不是已经”

    林慧彬已经泣不成声。

    “嫂子,想哪去了,这是他的敌人,已经被他干掉了一个。”说着高晓飞拿出他在现场发现的赵立晨的两根银针。

    林慧彬接过银针,发现其中一根正是刺过石壁上迷情苔的那根,心顿时放了下来,“那他现在人呢?”

    “我们也正在找,据我所知,杀手有两个,这只是其中一个,我们一直没有发现另一个杀手的踪迹。”高晓飞一句话让刚刚放下心来的林慧彬再次紧张起来。

    “嫂子,你先吃点东西,我们人多,山就这么大,继续搜寻总能找到的”高晓飞安慰道。

    ……

    “嗯,这只兔子真好吃,谢谢哥哥”张小珊一脸油油地亲了赵立晨一口。至于哥哥,自然是赵立晨编的,什么失散多年的兄妹啊,而脑子坏掉的张小珊自然毫不怀疑。

    “嗯,怎么样,做兔子比做杀手好吃吧”赵立晨自豪的说道。

    “嗯,就是带着这个吃太难受了”张小珊说着,在脸上挠了挠,揭下一个面具。

    而赵立晨完全没有料到这些,整个人呆然地看着张小珊,此刻的张小珊比起之前妖娆魅惑的模样,显得更像一个不谙世事地小女孩,脸上稚气未脱,不带一丝赘ròu。

    赵立晨看着捧起兔子都能盖住整个脸的张小珊,久久无语。

    吃过午饭后,赵立晨带着张小珊去找林慧彬,路上却在想怎么说辞,总不能直接说她就是杰瑞吧,不然以老夏的xìng格,即便失忆她也是难逃一死。赵立晨回头看了看小女孩般的张小珊,估计她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是那个杰瑞了,也是个不幸地女孩。

    ……

    “报告,西边搜过了,没有发现”“报告,东边搜过了,没有找到”“报告,南边也搜过了,没有发现”高晓飞听着报告,一阵头大。

    “报告”一个侦察兵飞奔过来。

    “是不是也没找到?我知道了”高晓飞摆摆手。

    “额,报告长官,赵立晨警官来了”侦察兵一句话使高晓飞腾地一下从石头上跳起来。

    “你说的是真的?”高晓飞抓着侦察兵的衣领问道。林慧彬也站了起来。

    “老高,好久不见,脾气见长啊!”赵立晨从远处调侃道。

    “草,还不是因为你,不然我堂堂一个团长怎么回来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高晓飞很不客气的说道。

    “行了行了,老高过来,我给你说个事”赵立晨神神秘秘地拉着老高去了远处,张小珊想跟在赵立晨身后,但被赵立晨指给了林慧彬。

    “老高,我给你说,我带回来那个金发女孩就是杰瑞”赵立晨一句话吓得老高立刻端起qiāng。

    赵立晨慌忙按下qiāng“老高,你听我说完。”赵立晨终究决定对老高实话实说。

    十分钟后,高晓飞终于甩了甩脑袋,“现在我只知道汤姆和杰瑞已经死了,你带回来的那个女孩叫张小珊。其他的我都不知道。”

    赵立晨感激地看了高晓飞一眼,“谢谢你,兄弟,我绝对会处理好的,杰瑞,不会再出现。”

    “走吧”赵立晨向林慧彬和张小珊喊到。

    “你不回滨江了?”高晓飞问道。

    “老夏不可能无缘无故派我来这儿避难,我还有任务没完成呢”说着,赵立晨三人已经在下山的路上渐行渐远。

    高晓飞注视了一会赵立晨他们。大手一挥,“带上缴获的飞机和qiāng械,撤”

    ……

    “是不是可以把我脖子上的针拔下来了?”在回去的路上,林慧彬问道。

    “嗯,你不说我都忘了”赵立晨说着拔下银针收进衣服。

    “嗯”林慧彬轻轻嗯了一声,赵立晨没有注意到林慧彬已经脸色绯红。

    三人一路直往山下走,这是一条比较偏僻的小路,并没有村民来这里采yào。村民一般在山脚边缘,毕竟年岁都不小了,不会轻易上山。

    走着走着,林慧彬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赵立晨奇怪地问道。

    第1045章:真的是意外

    林慧彬转过身来就扑向赵立晨,一张蜜桃红唇已经被自己咬的隐隐泛出血丝。在林慧彬咬住赵立晨嘴唇的时候,他才意识到,糟糕,忘了迷情苔的催情dú气了。

    赵立晨一看就知道,完了,又要被强推了。等等,为什么用又?!

    赵立晨环顾了一下四周,抱起林慧彬就钻进了树林中,虽然这条路上一般不会有人,但就怕那不识好歹地二般,还是进树林比较安全。

    本就情动的林慧彬,闻到赵立晨身上散发的男xìng荷尔蒙气息,贪婪地吮吸着赵立晨是身体,而赵立晨作为一个正常男人,林慧彬又是一个成熟的大美女,小小赵立晨早已狰狞着抗议了。

    赵立晨就这样夹着林慧彬跑了一会儿,跑到树林深处一棵苍天大树下,就立刻把林慧彬放了下来,深情地回吻着。两只解放出来的手终于开始为所yù为。

    林慧彬本就穿着紧身的纱裙,紧紧贴着身体,而早已经硬起的胸前的紫葡萄更是明显地突出来,林慧彬是两只小手,已经伸进赵立晨的裤子里,向着那狰狞的巨刃摸去。

    看来林慧彬已经意乱情迷,意识都已经模糊了,这种情况使得赵立晨庆幸还好那天避雨时有王梦瑶在,不然他,不敢想象。

    赵立晨也不再扭捏,伸手解开自己的腰带,好让林慧彬的手能伸进去,而另一方面也从裙底将林慧彬底裤褪去,茂密的丛林早就发洪灾一般一塌糊涂,那外翻的粉红色隐隐约约,像是在呼吸一般一张一合。

    赵立晨将林慧彬转过身去,引着林慧彬的手,扶着前面的大树,而赵立晨则褪去裤子,露出狰狞的巨刃,在那洪水泛滥的地方,顶住那颗充血地蜜豆,摩擦起来。

    似乎这样给了林慧彬极大的刺激,林慧彬开始由粗重的娇喘变成断断续续的呻吟,双腿越加越紧,两个玉膝紧紧对顶着,而赵立晨在此刻终于对准洞口,猛地刺了进去。

    “啊~”恍惚中的林慧彬发出一声妩媚之极的呻吟声,直接酥到赵立晨骨头里。

    “这个小妖精”赵立晨看着媚态尽显的林慧彬,双手轻轻揉捏着林慧彬的rǔ头,更加快速地冲刺起来。

    在静谧的山林中,两具yù望的ròu体jiāo融在一起,发出ròu体的撞击声,隐隐传出很远很远。而张小珊则是从怀里拿出她中午藏得兔腿,边轻轻啃着边看着林慧彬和赵立晨,心中却想着哥哥在干吗,那个姐姐看着好难受的样子。

    冲刺了许久,林慧彬早已整个人都抱着树,发出低微沙哑的呻吟声,整个身体不自觉地扭动着,下面那被搅得一塌糊涂的地方不断发出滋滋的水流声,不时小腹感到一股暖流,就从那里喷了出来。

    而赵立晨在不知疲倦的冲刺许久后,虎躯一震,从胸罩里抽出双手,轻轻扶着林慧彬的纤纤细腰,对着翘起的大屁股猛地加速一阵冲刺。噗噗噗,赵立晨紧紧顶着林慧彬的屁股,而林慧彬也发出一声悠长的呻吟,瞳孔陡然放大,紧紧抱着树干。

    ……

    “你说你发现了yīn阳洞?”饭桌上,林慧彬惊奇地看着赵立晨,似乎不相信他的话。

    “嗯,就是yīn阳洞,我没有看错,一边水、一边火,一边yīn、一边阳”赵立晨认真地说道,“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鸳鸯山会同时出现青枯yào蛇和迷情苔两种生物了。另外,鸳鸯山这个古老的名字,也许和这个也有关系吧,只是现代人没有发现。”

    “明天去工商局注册,咱们把中草堂西南草yào公司成立起来,然后把鸳鸯山买下来”赵立晨规划道,“另外,西南省一直没有得到充分地开发,隐藏着许多想鸳鸯山一样的宝山,咱们可以提前多买几个”

    王梦瑶、小媚和张小珊则静静地听着他们的对话,张小珊本来想问问,但看到王梦瑶姐姐和小媚姐姐都没有说话,她也就默默地扒饭了。

    只是睡觉的时候又遇见了尴尬,张小珊怎么办?下午她在旁边不作声地看了赵立晨和林慧彬燕好的全过程,赵立晨回过神来吓得差点阳痿。结果张小珊还天真地问他们是在做什么。赵立晨当时是一脸黑线地告诉她,他在帮她慧彬姐姐解dú。

    本来赵立晨打算给她一个单独的房间,但是张小珊死活不愿意,非要和赵立晨睡到一起。赵立晨无奈,只能心中安慰自己,她不懂她不懂。

    晚上,赵立晨告诉了她们迷情苔的事情,“哦,也就是说,你这几天突然变得这么强是因为用yào了啊,不对,是用dú了”王梦瑶一脸促狭地盯着赵立晨胯下一阵猛看。

    “嘿嘿,那么,就看看yào效退了,我是不是一样的猛吧”赵立晨坏笑着就扑了上去。

    “啊,你个坏蛋,你不怕纵yù过度啊?!”王梦瑶尖叫道。

    “纵yù过度?不存在的,我可是医生”赵立晨说着就已经扒光了王梦瑶的衣服。

    夜色日渐深沉,今夜月色如墨,很是深沉,到了后半夜,直接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的雨声演奏着一曲不平凡的乐章,可惜无人欣赏,整个村子只有赵立晨家里还有隐隐约约的呻吟声和撞击声。

    “哥哥,我困了我想睡觉,”张小珊对着正在卖力冲刺的赵立晨说道。

    赵立晨和身下的小媚同时动作一停,“你要是困了,就去隔壁先睡吧”赵立晨说着又开始冲刺起来。

    ……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飘着雨丝的鸳鸯山显得更加清秀,山里的夏季本来就比较短,一场秋雨一场寒。

    “阿嚏”赵立晨轻轻搔了搔鼻子。

    “哎呀,我的大医生,怎么打喷嚏了,是不是纵yù过度,身体虚了啊?!”王梦瑶不时在旁边补刀道。

    赵立晨做状要冲过去,王梦瑶赶紧跑进了厨房,此刻张小珊也在厨房非要缠着小媚教她做饭。

    吃过早饭后,赵立晨特意带着张小珊来到埋葬张山的大树下。

    “跪下”突然,赵立晨严肃地看着张小珊。张小珊从来没有见过哥哥这么严厉过,就乖乖地跪了下来。

    “张大哥,我为你报仇了”赵立晨眼中闪过泪光,任由细细的雨丝洒在脸上,“她现在叫张小珊,我会让她替你守护着张小燃,我很快就会去找她,你放心吧。”

    ……

    时至中午,雨终于停了下来。

    “走吧”赵立晨开着他的大屁股商务别克,带着林慧彬向县城放下驶去。

    第1046章:试一下你有多深

    下过雨的土路很是泥泞。

    “失策了,早知如此,就明天再出来了。”赵立晨艰难地驾驶着车。

    车子的大屁股的泥越沾越多,一道道深深的车痕在赵立晨驶过的路上清晰可见。

    赵立晨抬头看见前方就是大路,顿时长舒一口气,总算苦尽甘来了“总算要到了。”赵立晨有些如释重负,但天意从不随人愿,就在赵立晨想要加油门爬坡的时候,车子打滑了,现在泥水里只是疯狂地用后轮摩擦着地面。

    赵立晨下车看着后轮磨出来的两个凹形车轮坑,心头简直如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怎么办?”林慧彬下车问道。

    “拦辆车帮忙拖一下,不然今天就要卡在这里了”赵立晨无奈的走上大路开始站在路边挥手。

    然而如同之前的两次一样,一辆辆汽车绝尘而去,没有丝毫为赵立晨停留的意思。

    赵立晨悲愤地看看了自己那卡在泥水里的大屁股商务别克,再看看着川流不息的车辆,不由得感叹上天也抛弃了他。

    突然,“嘀嘀~”一声长笛声在赵立晨前方响起,一辆红色跑车远远跑来。赵立晨立即挥手拦下,车停下后,下来一个年轻女孩。“赵医生?怎么又是你?这次比之前两次还要狼狈。”

    听到这话,赵立晨羞愧地无地自容,恨不得给这个丝毫不给自己留面子的犀利女孩一榔头,敲晕带到床上。

    “哈哈~,美女,这么有缘,又见面了啊”赵立晨转移话题,打着哈哈道,“我这车子陷到泥土里了,你看你能不能用你的车帮忙拖一下”

    “别美女美女的,像个流氓一样,我有名字,”年轻女孩撇撇嘴道,“我叫张小燃。记住了啊,大小的小,燃烧的燃。”

    一句话如晴天霹雳击在赵立晨的头顶。张小燃?!她就是自己要找的张小燃?赵立晨愣了一会儿。

    “你哥哥是不是叫张山?你家是不是在鸳鸯山?”赵立晨近乎疯狂地抓着张小燃的肩膀问道。

    张小燃见赵立晨突然疯了一样抓着自己,吓了一跳,终究是个黄花大闺女,张小燃怯生生地说“是啊,张山是我哥,不过他已经死了,鸳鸯山我也已经好几年没有时间回去了。”

    赵立晨终于确定了眼前的张小燃就是那个自己日夜担心张小燃,激动之下不由得抱住了她。

    张小燃出来这几年,也是见过世面的
相关文章
  • 儿童小腿有青斑图片,老师好大好长我坐不下去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娇媚系统紧致h,女生宿舍日常第二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