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湿气被排出的过程症状,射精时痛有点血丝

作者:admin 2020-06-08 12:06:36 我要评论

    “不行吗?妈妈只是想看看你的男朋友是个什么样的人,你这神神秘秘的,连名字都没告诉妈妈,你男朋友叫什么名字?你姥姥也说不知道。”

    程渺背后的手死死的抓住了衣服的下摆,偏偏今天脑子运转不快,吃吃想不到推脱的借口。

    “让你为难了吗?名字也不能说?难不成是妈妈认识的人?你朋友?你们认识多少年了?”

    是梦该多好,如果现在是一场梦。

    “阿姨,你也在呢,那个渺渺你给我找找陈佳时的联系方式,我找她有点事情。”

    邹静听闻,拿了感冒药关上了柜子:“你们聊,我去看看中午吃点什么。”

    程渺默默的松了口气,连看喻尔伽都顺眼了许多。

    “你找佳佳什么事?”

    喻尔伽往旁边看了一眼,才走进书房:“我找她能有什么事,我没事找她,我是来帮你,怎么样?有没有很感动?刚刚我姐在外面一直问我你男朋友的名字,我看你被阿姨叫进来了,估计咱俩的处境差不多。”

    “谢谢你啊,其实舅妈和舅舅都已经知道我和易桁在一起,至于我爸妈知不知道我也不清楚,不过,应该是早晚的事情。”

    “所以呢?程渺,易桁是不是跟你玩玩的?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人呢?”

    对喻尔伽这个问题,程渺居然没有任何的反感,“我不知道,顺其自然吧。”

    “我还是觉得易桁早点讨好叔叔阿姨比较重要,我的意思是如果他对你是认真的话,如果不是认真的,就当我没讲过。”

    午餐是舅舅和舅妈做的,程渺从书房出来之后就不见了爸爸,妈妈告诉她爸爸有事出去,至于是什么事情,相关的,妈妈一个字都没有透露。

    “渺渺啊,趁你妈妈还在B市,什么时候带你男朋友来给你妈妈看看,姥姥对那孩子很满意。”

    听到这话,程渺下意识的看向舅舅和舅妈,那两人也是一副期待的表情,演的十分到位。

    邹康问:“渺渺,你男朋友是做什么工作?”

    程渺还没说,姥姥先开口回答:“那孩子说他是开公司的,是个很有本事的孩子呢。”

    话都已经被说了,没有挽回的余地了,程渺也只能配合着点点头,演下去了。

    “渺渺,他到底叫什么名字?既然是开公司的,又在B市,你说名字你舅舅肯定认识。”喻尔默这般说道。

    程渺现在有种被推上悬崖的紧张和压迫感,能听见耳边冷风呼啸,背后万丈深渊,面前有追赶的,后背是绝路。

    “姐,渺渺不愿意说你们就不要问了,她跟秦木临分手才多久,跟现在这个谈的时间肯定很短,他们还在互相了解的阶段,你们非要他们见家长,你们这不是逼别人分手吗?很明显还没到那一步,你们就不能让她轻轻松松的谈个恋爱吗?”

    “喻尔伽,你给我闭嘴!”喻尔默呵斥道。

    姥姥给喻尔伽拆了一只螃蟹:“伽伽啊,是你不了解,那个孩子之前来过家里,他跟渺渺认识很多年了,那孩子对渺渺可好了,怎么会分手呢。”

    “……”喻尔伽沉默,如果现在他讲出那个人的名字,这一群人能当场让程渺打电话说分手吧。

    姥姥又开口:“渺渺,那天伽伽给我看了名字,叫什么衍,”

    喻尔伽立马接上:“姓席,衍生的衍。”

    “不对,我记得那孩子名字里有个容易的易,伽伽手机里还有照片,”

    喻尔伽突然觉得程渺行动不便还是挺好的,最起码待会儿他可以溜掉,不然,这若是在平时的话,程渺能撕了他。

    喻尔伽忍着疼痛,努力让自己的脸不会变形,不让大家看出来。

    桌子下,程渺拧着喻尔伽腿上的肉转了一百八十度。

    可即便是这样,也不解气,喻尔伽这个大嘴巴!

    邹静问:“尔伽,你有渺渺男朋友的照片?”

    喻尔伽捂着嘴巴,程渺今天是铁了心想让他跟她一样脚骨折吗?

    她明明穿着的是拖鞋,碾脚怎么可以这么痛!

    “尔伽,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喻尔伽努力的让疼痛不影响表情,“阿姨,我……啊,我没有,那张照片是别人发给我的,我早就删了。”

    程渺听见手机铃声,她终于将脚从喻尔伽的脚上抬起来。

    “妈,我去接电话。”

    喻尔伽立马殷勤的站起来,扶住程渺:“我扶你。”

    程渺伤的是左脚,她碾的是喻尔伽的左脚,现下就看见两人一瘸一拐的搀扶着彼此。

    “喻尔伽,你腿怎么了?”

    喻尔伽面带微笑回头,果然,她姐姐在他生命中扮演的角色就是专业拆台。

    “我没事,腿有点麻,你们吃饭吧。”

    程渺拿到手机之后,瞥了一眼坐在她沙发上的喻尔伽。

    喻尔伽立马举起双手:“大小姐,让我缓口气,早知道我就不该来,这段饭吃的真难受。”

    “我又没请你来!我还没说你呢,你个大嘴巴。”

    就算解释也显得苍白无力,喻尔伽索性放弃算了,反正程渺已经认定他是个大嘴巴。

    “我回电话,你给我闭嘴,一点声音都不要发出来,不然,你今天就从阳台跳下去谢罪吧。”

    程渺心知易桁在医院,在等待那段接通的过程中,她着急的在抖腿。

    一遍没通,程渺开始有点慌,第二遍快要结束的时候,终于听见了易桁的声音。

    “你这个时间给我打电话有什么要紧事吗?”

    “程渺,你爸妈是不是来B市了?”

    先不说易桁就在B市没有出国,明明爸妈上午才到,到这里五个小时都没有,易桁居然就知道了。

    “你派人跟踪我?”

    易桁轻轻的一声叹息:“程渺,说好要信任彼此,我答应你的事情自然也不会食言,是任远告诉我,他听说你受伤了,打算去看你,刚到你家楼下就看见你爸妈,他们准备在这里待多久?”

    “我也不知道。”

    “我这边还需要一周多的样子,回去赶得上见他们吗?我想趁这个机会而跟他们见一面。”

    喻尔伽在面壁思过,这会儿觉得无聊,刚回过头来,就对上程渺如炬的目光,燃烧的是怒火。

    他又做错什么了?稳妥起见,喻尔伽重新转过去,面对墙壁。

    “你想好了?”

    “想好了,我想把你娶回家。”

    今天喻尔伽问她,易桁跟她是不是玩玩而已,其实当时她也有这种想法。

    而今,全部驱散。

    “可是我还没有做好准备。”

    “你不用准备,我都准备好了,有我在,你只管安心等待。”

    安心?怎么可能安心,她现在连这扇门都不敢出,如果她现在跟妈妈说她男朋友是易桁,场面应该会十分混乱吧。

    程渺忽的也想明白舅舅舅妈为什么装作不知道,他们应该是在给她和易桁分开的时间吧。

    如此一想,越发合理。

    “再看看吧,你别盲目做事,不管做什么要记得跟我商量。”

    程渺真的怕哪天一觉睡醒了,听见爸爸妈妈在骂易桁。

    “好,都听老婆的。”

    “嘁,谁是你老婆,等你先过了我爸妈那关再说。”

    “你不相信我?”

    程渺自然是相信的,与此同时她也很清楚家人对易桁的那种憎恶。

    怎么可能轻易接纳?

    “我相信你,你要好好……”养伤两个字差点说出来,好在程渺反应的快

,及时止住,“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我爸爸可是会打人的。”

    “好,我不怕。”

    <!-- csy:25467936:271:2019-10-22 01:48:21 -->
相关文章
  • 湿气被排出的过程症状,射精时痛有点血丝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鸡蛋play鸡蛋塞下去,呻吟_m开腿绑在...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