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少女的49天囚禁书包网,太大了坐不下去太痛

作者:admin 2020-04-19 12:00:40 我要评论

    “就算不回来,我也很危险。”贺青翰说,“有一个词叫怀璧其罪。”

    “这些年,我尽量远离他们,也从来不参与贺家的事情,不参与这些政治纷争。但他们并不放过我。”

    “大概,他们根本没相信过我不争夺这些东西吧。”

    他苦笑一声。

    “大家族果然也有大家族的烦恼。”舒喻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好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也没什么可提的。”贺青翰站起来伸了伸懒腰,“好好休息一下吧。”

    “柑桔在老头子那不会有问题的。”

    “嗯。”舒喻点点头。

    也就是说,贺家的武装力量,是有可能跟萧家抗衡的。

    贺青翰不惧怕萧三爷,是因为有贺家的力量做后盾。

    舒喻也突然明白,贺青翰执意让她嫁给他的原因,他们结婚之后,就算是萧三爷也不敢轻举妄动。

    可是,贺青翰这样一个有身份有地位长得也不差,性情也很好的男人,想要嫁给他的女人数不胜数,他却偏偏娶了她。

    她根本无法回应他。

    “哎,我说过多少次了。”贺青翰轻轻地叹了口气,“我说了,我娶你,是因为我互利互惠,你不要有心理负担。”

    他顿了顿,“你若实在觉得过意不去,不如就跟我假戏真做吧。”

    舒喻一愣。

    她想开口拒绝的时候,贺青翰却笑出声来。

    “瞧把你吓得,我开玩笑的。”

    他捏了捏她的脸,“我不会强迫你做什么的。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你愿意接受我了,我会很乐意。”

    “如果你心里一直有他,我不会让你做为难的事,放心吧。”

    舒喻低下头,手臂收紧了一些,“你越这样,我就越难过。如果对我冷冷淡淡的,我可能还会好受一些。”

    “别胡思乱想了。”贺青翰捧着她的脸,凑近,在她额头上点了一下,“时候不早了,快些睡吧。”

    “贺青翰。”舒喻说,“对不起。”

    “都说了,没有什么对不起……”

    “时候不早了,睡吧。”

    贺青翰将她放下之后,回到沙发上。

    舒喻默默地叹了口气,生柑桔的时候,她性命危急,如果不是有贺青翰在,她可能早已经死了。

    可,就算这样,她还是无法接受他。

    萧释……

    她紧紧地抓着那吊坠,心疼得直抽搐。

    胡思乱想了很多,在天快亮的时候才迷迷糊糊睡着。

    第二天一早,小柑桔在砰砰敲门。

    贺青翰将被子放好,胡乱抓了抓头发,打开门,看到一脸泪痕的柑桔正委屈巴拉地站在门外。

    “爸爸。”他一见贺青翰,立马扑上来。

    又看到舒喻,抽泣着喊妈妈。

    “这是怎么了?”舒喻将柑桔抱过来,“饿了?”

    “妈妈,妈妈。”柑桔抱着她的脖子,在她脸上亲了一口,破涕为笑。

    “咳咳咳。”贺靖站得远远的,“早晨起来,柑桔睡懵了,醒来见不到爸爸妈妈哭得稀里哗啦的。”

    “那个,你们起床吃早饭吧。我要去开会了。”他说完,尴尬地咳嗽了几声。

    贺青翰将屋门关上,轻笑着摇了摇头,“老头子大概是因为昨天的事情害羞了。”

    “等下吃完饭我们就回去。”

    他接过柑桔,“柑桔要跟妈妈回家还是跟爸爸去?”

    “爸爸。”小柑桔抓住他的耳朵,“爸爸去。”

    “你要去哪里?”舒喻问。

    “有些工作要处理。”贺青翰轻轻地笑道,“我先送你回去,你好好休息一下,今天就让柑桔跟我去吧。”

    “嗯。”舒喻昨天晚上没怎么睡着,有些头疼。

    贺靖不在,贺太太也不在,大概是怕见了尴尬,老两口躲出去了。

    他们随意吃了些东西。

    贺青翰将舒喻送回家,再三叮嘱要好好休息,才抱着柑桔离开。

    柑桔摇了摇小手,“妈妈,再见。”

    他似乎很喜欢和贺青翰在一起,黏在他身上不下来。

    贺青翰的车子并没有在警署停下,而是驶进了森林里。

    “贺先生。”过了许久,那司机才开口,“您什么都不带,万一有危险怎么办?”

    贺青翰轻轻笑了笑,“我又不是去打架的。”

    “放心,他不会伤害我们的。”

    司机垂下眼,“贺先生,那个人将见面地点预定到这种地方,我觉得可能会有诈,还是小心些为妙。”

    “没事。”贺青翰抱着柑桔,嘴角轻抿。

    

那个人,如果真想对他不利的话,就不会特意挑选在这种地方了。

    这是一座原始森林,经过改装的车子行驶在里面也有些吃力。

    原始森林里有许多野生动物,动物们似乎已经习惯了,就那么大摇大摆地在路上走着,见到车子也不让路。前面果然有一排野猪。

    野猪很凶猛,见到车子行驶过来,怒气冲冲准备攻击。

    江枫快速地打着方向盘,险险躲过野猪群。

    “妈呀,怎么突然出现这么一大群野猪,这要是做成火锅,得有多鲜美。”

    “野猪,野猪。”小柑桔在后座上直跳,看到这么多动物,兴奋得不得了。

    “柑桔乖,乱跳会受伤。”贺青翰将他揽过来。

    “爸爸,野猪。”

    他兴奋地指着野猪群流口水。

    “哈哈哈,贺先生,这孩子跟我一样,是个吃货。柑桔,小柑桔是吧,我决定了,要收你为徒,快叫师父。”江枫说。

    “师父?”柑桔并不太明白是什么意思。

    他特别喜欢念叨一个词,又吐字不清,师父念成了夫妇。

    囧得江枫一阵脸红。

    在森林里行驶了很长时间,车子终于在一处拦网的地方停下来。

    那个地方位于森林最深处。

    才一靠近,便觉得周围阴气森森,仿佛被什么野兽盯着一般。

    “你好,我们是堂主请来的客人,这是信物。”江枫将一个东西扔给那人,“我们已经跟堂主约定好在这里见面,距离见面时间还有三分钟。”

    那人反复看了看,点点头,收起枪,放他们进来。

    进入到铁网里面,车子限行,只能步行。

    柑桔第一次看到这种森林深处,有些兴奋,一路上啊啊直叫。

    有人将他们引到一个巨大的帐篷里。

    贺青翰一进去,便有上百人的枪口指过来。

    “哇,是枪,爷爷的。”柑桔在贺靖的收藏室里见过很多,看到这么多有些兴奋,挣扎着要从他身上下来。

    “柑桔乖,那不是玩具。”贺青翰没有半丝惧怕。

    他抱着柑桔,一步一步走到最里面。

    正座上,一个人威风凛凛的人正看着他们。

    贺青翰轻轻笑了笑,“堂主大人你好,第一次见面。晚辈贺青翰,贺靖之子。”

    “哦?贺靖?那个老不死的儿子。不错,比你老子有骨气。你来见我,是想干什么?”那人冷冷地说。

    “晚辈已经在信上说得很清楚了。晚辈在三月之一,将与堂主大人的女儿结婚,到时,希望堂主大人能参加。”贺青翰抬起头。

    “爸爸。”柑桔看着正座上的人有些害怕,搂着他的脖子直哆嗦。

    “没事的,柑桔乖。”贺青翰拿了一个糖果出来。

    柑桔被糖果吸引住,咯咯笑了起来。

    “我的女儿?你凭什么断定那是我的女儿?”那人垂下眼。

    “她胸口有个海棠花的标志。”贺青翰笑了笑,“有那个标志的人,应该是你们海棠的人。她的名字叫舒喻影,不过平常都觉得这名字不太好叫,直接叫她舒喻的居多。她父亲的名字叫舒画章,不知道堂主有没有印象?”

    听到“舒画章”这三个字,堂主脸色一变。

    舒喻影,舒家的孩子,中间的字都喻,这个名字,他有些印象。

    如果没错的话,应该是她们母子。

    “你有什么企图?”堂主攥紧手。

    贺青翰轻轻地叹了口气,“我并没有什么企图,舒堂主,我只是想让你出席我们的婚礼。她母亲死后,她只有你一个亲人了,我不想让她太难堪。”

    “你说什么?”堂主显然一惊,“你说,她母亲已经死了?”

    贺青翰点点头,“死了许多年了,她对我说,她父亲也已经去世了。不过,我看到她身上的海棠印记,又加上她姓舒,所以就调查了一下。”

    “没想到,这一调查,竟真的发现了,她是堂主您的女儿。”

    “你来就是为了说这个?”堂主脸色铁青,“如果是说这个,我已经知道了,你回去吧。”

    贺青翰行了礼,“也好,我话已经带到,还望堂主大人考虑考虑。”

    “对了,这孩子,应该叫你一声外公。”

    小柑桔眨巴着眼睛,“外公?”

    他似乎不喜欢这个称呼,叫了一遍之后就死活不再开口,搂着贺青翰的脖子,似乎不太开心的样子。

    “柑桔身上也有海棠印记。”贺青翰捏了捏柑桔的脸,“柑桔乖,把你身上的花花给爸爸看看。”

    小柑桔撇着嘴,紧紧地抓着他的耳朵。

    “柑桔?”贺青翰拍了拍他的后背。

    “爸爸。”柑桔撇着嘴,很不情愿地张开手。

    在他手心里,有一枚极为鲜艳的海棠印记。

    堂主看到那印记之后,脸色变得相当难看。

    “堂主大人,该说的我已经说完了,感谢您能见我。”贺青翰抱紧柑桔,“我们就不打扰了。”

    他弯了弯腰,抱着小柑桔出去。

    江枫正在外面等得着急,看到他们出来,可算松了一口气。

    车子行驶进原始森林之后,他才敢开口。

    “贺先生,怎么样?”

    “挺顺利的。”贺青翰眯着眼睛。

    车子行驶出原始森林,进入平坦的大道。

    “贺先生要去哪里?”江枫问,“警署,还是?”

    “回家吧,我有点累了。”贺青翰看着柑桔的睡颜。

    一想到他与舒喻,心底有种柔软的感觉。

    江枫没有再说话。

    他默默地将车子停到小院子门口。

    贺青翰将外套脱下来盖在柑桔身上,似乎是怕他着凉。

    他进门时,看到舒喻正在修剪花草。

    “啊,回来了?”她一笑,看到柑桔正在熟睡,忙降低声音。

    “小家伙睡着了。”他进屋,将衣服拿下来,将柑桔放在床上,盖好被子。

    “你的工作怎么样了?”舒喻倒了一杯水给他。

    “还好,没我什么事,有事他们顶着。”贺青翰接过水,全部饮尽,“谢谢。”

    舒喻正在学插花,桌子上摆满了鲜花。

    “昨天老太太给你的东西,你可放好了?”贺青翰坐在沙发上。

    “啊,关于这个,我还想问你呢。”舒喻坐在他身边,从抽屉里拿出来一个卡片,“这上面密密麻麻的,我根本看不懂。”

    “见面礼。”贺青翰轻轻地笑道,他从兜里拿出来另外一张卡片。

    “这一张是老爷子给柑桔的,柑桔又给了我。”

    “啊?”舒喻听得有些懵。

    “看起来老爷子很喜欢你。”贺青翰笑了笑,“有了这两张卡片,能够调动老爷子的所有力量。”

    “这可是一份大礼。”

    “我要那个也没用啊。”她有些不安,“这玩意如果被人抢去了,岂不是更危险?”

    “安心了。”贺青翰将那张两张卡放在一起,“除了贺家人,没人知道破解的方法。”

    “这些东西,也不是给我们的,是给柑桔的。”

    他这么说着,将卡片叠起来放在舒喻手中,“好好保存吧,说不定有能用上的一天。”

    舒喻点点头。

    贺青翰似乎有些疲惫,在一旁闭目养神。

    舒喻坐在一旁,双手交叉,似乎有什么话想说。

    “怎么了?”他微微睁开些眼睛。

    “我刚才看电视的时候,看到他们的婚礼提前了。”舒喻低下头,心里难过的要死。

    “新闻?”贺青翰一愣。

    国际新闻一般不会传到这边,能够传到这边的,必定是萧三爷授意的,或者重大新闻活动。

    “嗯。”舒喻呼出一口气。

    她沉默了许久,“青翰,如果你有他的消息,能不能告诉我一声?”

    她很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萧释为什么会一去不复返,又为什么要娶洗家三小姐?

    冷无咎和叶容源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连他们也一起失踪了。

    有太多太多的问题想知道,这些问题堆积在她心里,痛苦到要死。

    贺青翰微微愣了愣。

    “对不起,萧三爷那边已经全面封锁消息,我的人也没得到任何有用的消息。”

    “是这样。”舒喻垂下眼。

    “谢谢你。”她站起来,将桌子上的鲜花插在瓶子里,摆放在阳台上。
相关文章
  • 少女的49天囚禁书包网,太大了坐不下去太痛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

  • 娇媚系统紧致h,女生宿舍日常第二季...

  • 女人是越日越粘人,男士射精女士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