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骨折了长好一半能走路,太大少妇受不了了

作者:admin 2020-04-19 12:00:35 我要评论

北芊芊忽然闭眼,不动声色的深呼吸了一口气后,忽而凉凉冷冷的笑了起来:“南少夫人,劝你说话之前过一过脑子,别等以后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再来后悔,可就迟了。”

    哟,生气啦?

    郝小满也笑,笑容比她还要冷凉几分:“是吗?凭你那个连面都不敢露的二哥?还是凭你这个……”

    冷到没有一丝温度的视线轻飘飘的掠过北梵行,她停顿了一下,像是生怕她听不清楚似的,一字一顿咬字清晰:“跟你一样喜欢犯贱的大哥?”

    北芊芊脸上终于浮现出了一丝怒容,美丽的瞳眸深处,有腥浓的杀意一闪而过。

    郝小满泼她酒水,她没有动怒,郝小满骂她跟何腾是狗男女,她也没有动怒,可郝小满说了一句北梵行喜欢犯贱,她动怒了。

    真是个让人新奇的发现。

    难道在她的心里,她的这位大哥,比她自己,比她喜欢

的何腾还要重要?

    而且看样子,可不像是重要一点点……

    北梵行倒是没什么太大的情绪波动,他天生擅长隐藏情绪,就算心里烧了一团火,脸上也照旧能做到冷若冰霜,让人看不透。

    “还没用晚餐的话,就跟我们一起好了。”他垂眸,纤长浓密的眼睫毛在眼底投下一片完美的扇形阴影。

    郝小满冷笑,怀疑他是不是吃错药了:“你确定?要跟我一起用餐?”

    “这种事情还需要确定?”他云淡风轻的反问回去。

    守在她身边的保镖闻言微微皱眉,低声提醒她:“少夫人,我们还是谨慎一点好,要不要我上报南总?”

    “不用。”

    郝小满眯眼看着眼前比她足足高出一个头的英俊男人,咬牙一字一顿的开口:“吃顿饭而已,难不成北先生还能让人毒死我?”

    北梵行静静看着她,眼底竟似是掠过一层薄薄的笑意。

    笑点奇怪的男人!

    这张餐桌被她泼的红酒弄脏了,自然是不能继续用餐了。

    北芊芊去洗手间整理衣服跟妆容了,她起身的时候,甚至需要一个女佣的搀扶才能站起来,显然,身体情况还是比较糟糕的。

    重新在旁边那张干净的餐桌前落座,郝小满双手托腮看着那抹娇软无力却又优雅从容的离去的倩影,冷冷笑出声来。

    “何腾,你爹娘也是够拼的啊,为了家族利益,竟然舍得把你卖给这么个病秧子,你就不怕新婚夜一不小心把人家给折腾死了?”

    何腾薄唇抿起,紧绷的声音里透着冷冷的不悦:“我说过了,我只是出来陪她一起吃顿饭而已,并没有打算跟她结婚。”

    “哦……”

    郝小满转头,看向坐在身侧的男人:“是这样吗?北先生?”

    北梵行白皙冷峻的脸上没什么表情,淡淡瞥她一眼:“你希望他们不结婚吗?”

    “我希望跟不希望,有什么差别么?”

    “没差别。”

    “那你还问我?”

    “问一问而已,需要生这么大的气?”

    呵……

    郝小满交叠在一起的双手不动声色的收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相关文章
  • 骨折了长好一半能走路,太大少妇受不了了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鸡蛋play鸡蛋塞下去,呻吟_m开腿绑在...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