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够了够了不要了出去,老师腿开点我好进去!

作者:admin 2020-03-26 12:14:28 我要评论

第1538章这个女人真让人叹为观止

    这个女孩儿在遇到事情之后的第一反应绝对是自己咬牙默默地撑过去。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霍宛平时难得的多说了两句话。

    易子心知道自己的行为有些失态,但低下头,悄无声息地抹了一下眼睛。

    随后抬头对他笑了笑。

    那笑多少有些牵强与不自然,但也包含了很多情绪,如感激、庆幸。

    ……

    这一顿饭吃了有一个小时,易子心跟霍宛说的话也多了,也不再那么拘谨,将她自己的一些想法和顾虑都说了出来。

    霍宛在处理事情的经验他的同龄人要多得多。

    他从高开始经营书店,在电子书横行于世的这些年里,他除了开传统的纸质书店外,也顺应着时代和市场的步伐拓展了其他方面,在书店的寒冬时期依旧有所盈利。

    这些年他也尝试着做其他的事,又在国内四处走,算是很多事都没有心,他也真真实实地见识了很多,知道年少时的困惑与心里的不甘。

    每个人的成长都源于意识到自己的无能,然后想努力、想奋进,想取得更好的成绩和未来。

    然而,这并非只是想想可以。

    要有见识、远见、人脉、经验与足够的专业知识,以及失败的经验。

    这些东西都不曾属于少年人,它们都只出现在阅历深厚的人的身。

    但偏偏年少人升起了不甘、不平,若不疏解,迟早会走偏。

    这便是人的无奈与必经的历程。

    易子心听着霍宛跟她说的每一个字,听着听着竟有些怔忡起来。

    这些话6尚有时候也说了个大概的意思,只是因为6尚说得不够彻底,反而让他们对着可能出现的问题怵,不敢直面问题。

    如果给6尚几年的时间,6尚也会有霍宛现在的见识,只是霍宛现在给她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让她能够稍微空下时间思考。

    自从她大二之后,杨姐给她的活也没那么多了。

    杨姐的原话是,“挣一时的钱是容易,除非你想以后专门从事刺绣行业,你可以继续绣。要是只把它当成短期的收入来源,你做的活能赚你和林林的生活费行,用其他的时间做更有价值的事。”

    因此,杨姐现在每周给她五幅绣图的量,还都是单色印花绣。

    只要不是闭着眼睛绣,都不会出差错。

    每幅七十块,五幅三百五,确实够了她和林林的生活,甚至还有盈余。

    她身边的人宁愿自己少赚点钱,也要给她挤出更多的时间,她也确实没有什么可矫情的。

    送走霍宛之后,易子心带着林林在学校内散步,到了男生寝室外边打电话让6尚下来拿今天炸的猫耳朵。

    6尚接过丙两盒猫耳朵,笑道“什么时候有这个手艺了?”

    “刚点亮的,你们几个都尝尝,回头给我点反馈意见。咱们既然有要实体化的想法,尽量多尝试些花样,让我们有机会吸引更多的客户。”

    6尚走到花圃边,相当没形象地打开饭盒尝了几片,吃完之后赞不绝口,“味道不错,感觉火候可以再试试,有一片较老,有焦的味道,感觉是油温过热了,东西没及时捞出来。”

    “嗯,我也有这种感觉。回头咱们的美食号流量更好的时候,咱们想方设法做些活动,从同城内选择几名忠实粉丝送给他们尝尝。”

    “嗯嗯。这个事我们可以提前一个月做规划,你把心思放在提高厨艺行,其他的事我和王梓青他们来操作。”

    “好。”

    林林听着他们聊天,犯困得打了个哈欠。

    易子心笑道“林林困了,我先回去,你也回吧。”

    6尚含笑点头,晃站在原地目送着一大一小的背影过了转角后再也看不见了,才提着两个密封饭盒回到宿舍。

    宿舍里的三人还睡得四仰八叉的。

    6尚把一个饭盒放到了王梓青的桌,另一个饭盒则自己拿着,打算自己独吞一个饭盒的猫耳朵,让那三人一起分一个。

    他看着那个普通的透明饭盒,越看越觉得它与众不同。

    大概是"qg ren"眼里出西施了,怎么看怎么顺眼。

    **

    霍宛开车从殷城大学正门出去,刚要驶高架桥看到高桥挤了一群人,他放慢车目光往看了看,看到个身着蓝色连衣裙的女人坐在高架桥的栅栏,被深秋的寒风吹得瑟瑟抖,随时都有可能被大风吹下去。

    那画面要多惊险有多惊险。

    霍宛的车缓缓朝女人和人群所在的方向去,离近了一点之后,他惊讶的现那女人居然是昨晚坐到他身边说自己拿了全部身家来高级会所一楼晃一圈的倒霉鬼。

    霍宛的嘴角狠狠地抽了一下,现在她是钱花光了准备跳河吗?

    人能活到这个份也真不容易。

    这种无脑又冲动的女人能活这么大也得是老天爷太仁慈了。

    黎喻光裸着两只脚坐在栅栏,高跟鞋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

    她也不关心。

    反正都不要脸了,也不怕更不要脸一点。

    先一次社会新闻再说,把自己的底折腾到最低,以后看什么都顺眼了。

    黎喻半眯着眼睛看着栅栏下的河水和黑压压的人头。

    耳朵里听到了有人在劝说,有人嫌她跳河太慢,耽误他们的时间。

    她冷笑,她又不想跳河,理这帮神经病干什么?

    她只不过想在这里吹吹风,吹够了社会版块了下去。

    谁没事的时候二十几岁玩跳河的游戏?

    命一次,死了什么都没有了。

    这么浅显的道理怎么这些看客是不明白呢?

    霍宛见前后都被堵了,而且还有越堵越长的趋势,一时半会儿也过不去,索性下车看着在寒风晃腿的女人。

    黎喻看到霍宛的时候眼睛亮了亮,朝他挥了挥手,露出个明亮又灿烂的笑容,“嗨,你好啊,我们真有缘,我最不好的一面都被你看到了。”

    霍宛“……”

    都这种时候了,她还能想这个真不容易啊。

    众人顺着黎喻的目光看过来,看到霍宛的时候都小小的惊叹了一下。

    黎喻觉得自己不能再在这么帅得让人腿软的男人面前丢脸了,扔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在众目睽睽下一点淑女形象也不讲的手脚并用的抱着栅栏的栏杆滑了下来,把众人都给惊呆了。

    霍宛已经见识了她这个情况两次,也懒得惊诧了。

    黎喻光脚落地后,脸挂着笑嘻嘻的笑容,一点也不像是那种要寻死觅活的人。

    她笑道“我们都这么有缘了,看在我这么穷的份,给我两块钱地铁费吧。”

    霍宛和周围的人都惊呆了,这女人是被风吹傻了吗?

    她完全可以要更多的钱啊,两块钱地铁费,她直接找根粉笔在地写可以,丝毫不需要这么霍出去这张老脸不要啊。

    十分钟后,霍宛的车重新动了。

    副驾还坐了一位扬言要两块钱地铁费的女人。

    黎喻一进入到暖气充足的车内,打了两个喷嚏,差点把脑袋从脖子掀了下去。

    黎喻干笑道“不好意思,内外温差太大了,一时受不住。”

    霍宛忍了忍,问道“你今天闹的这一出不怕被你父母看到?”

    “我没有父母啊,不用担心这个。”

    霍宛语滞,淡淡地哦了一声。

    黎喻相当没形象地摊在位置,小声地说道“我的姓跟的是福利院投资人的姓,听说有位姓黎的善心人捐助了不少福利院,让我这种弃婴、孤儿有个落角的地方。”

    “你的生命都这么不顺利了,怎么还给自己添堵?”

    “也不是给自己添堵,是一时间咽不下这口气,又没权没势出不了气,只能找到看起来高的地方吹吹风,顺便想一下明天的路该怎么走。”

    “不是要zi  sha?”

    “我要是想死,早在很多年前在福利院抢不过别的孩子馒头、玩具的时候死了。能活到现在,肯定已经不想死了。”

    “物资这么匮乏,到了那里还需要跟人抢?”

    “嗯,负责人想从多捞得油水,投资人给的钱,其他好心人捐物、捐钱、捐书、捐玩具都被他们留一部分拿去卖了。然后跟投资人说我们的底子太差,未来面对社会的时候也容易被欺负,所以需要从小要养成培养竞争意识的习惯。”

    霍宛闻言脸倒没有多少惊讶之色,这些nei  u他听过不少。

    只要有利可图,没有哪个行业是干净的。

    哪怕看起来是慈善的项目,照样有不少图赚钱去做的人。

    黎喻说这些话的时候,态度非常平静,语气也没什么起伏。

    霍宛问道“你过大学吗?”

    “过。”过了一会儿,黎喻又补充道,“我的是大专,好像也能算是大学。”

    “也算是。”

    “不过我的运气好像不怎么好,从实习到现在,呆过三家公司,不是破产是倒闭。第一家公司破产了,老板还欠了一千多块的水电费,我见他穷得叮当响的,掏出给他付了水电费。他把那些办公用品都留给我了,说是可以卖不少钱,让我卖了周转钱,但我现在都没卖出去。”

    霍宛再次无言以对。

    这个女人的神经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相关文章
  • 够了够了不要了出去,老师腿开点我好进去!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娇媚系统紧致h,女生宿舍日常第二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