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鲤鱼乡宫口扩张,王俊凯多少岁了

作者:admin 2020-03-16 12:01:36 我要评论

现场非常的安静,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投影屏幕,李凡的书写还在继续,这显然是一首很长的诗。

    “青泥何盘盘,百步九折萦岩峦。

    扪参历井仰胁息,以手抚膺坐长叹。

    问君西游何时还?畏途巉岩不可攀。

    但见悲鸟号古木,雄飞雌从绕林间。

    又闻子规啼夜月,愁空山。

    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使人听此凋朱颜!

    连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挂倚绝壁。

    飞湍瀑流争喧豗,砯崖转石万壑雷。

    其险也如此,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

    ……”

    一个个文字在李凡笔下出现,连在一起却成了一幅幅波澜壮阔的画面,一曲曲美至豪颠的乐章。

    而亲眼见证这些画面和乐章的诞生,对于现场所有的人来说,是一种美至极致的享受。

    他们忘记了心跳,忘记了呼吸,只沉浸在一句句诗词汇成的,极其浪漫和夸张的画面之中。

    “剑阁峥嵘而崔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所守或匪亲,化为狼与豺。

    朝避猛虎,夕避长蛇,磨牙吮血,杀人如麻。

    锦城虽云乐,不如早还家。

    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侧身西望长咨嗟!”

    至此,一篇惊世骇俗的《蜀道难》,出现在这个世界。

    当李凡写完最后一个字,最后一个标点,将笔放下之后,现场仍然是安静一片。

    在所有人的意识之中,他们已经感觉到了李凡停笔,知道李凡已经将这一首诗写完。

    但他们仍然不愿意,也不敢发出一点声响,他们怕一旦发出一点声响,就会把这些文字惊走。

    这些文字绝不是凡人所写,而是天上的仙人所写,一出声,就把它们惊走了。

    李凡放下笔,四周看了看,看到所有人都还完全沉浸在这首诗中,淡淡笑了笑,这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

    这篇《蜀道难》可是前世诗仙太白的代表作之一,以浪漫主义的手法,展开极为丰富的

想象,艺术的再现了蜀道峥嵘、突兀、强悍、崎岖等奇丽惊险,和不可凌越的磅礴气势,是整个诗歌史上的一篇瑰宝。

    给其再高的赞誉也不为过,现场所有人会沉浸其中,实在是太正常不过。

    ……

    而这个时候,无数网络上的诗词爱好者们,还在望眼欲穿的等着,现场的诗词爱好者们,给他们共享李凡的作品。

    这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为何还是迟迟没有动静?

    “这什么情况?一首诗早就应该已经作完了啊,现场的朋友们不会忘了要给我们共享吧?不过,不应该啊,之前连诗名都说了,现在却没动静了。”

    “按理说他们应该迫不及待的共享出来才对,现在这种情况确实反常。”

    “有一句话叫做事出反常必有妖,嗯,有古怪,一定有古怪。”

    “可是,能有什么古怪呢?难道,李凡先生的诗不怎么样?真被言牧的《入蜀》夺魁了,这不可能啊!”

    “我也认为那绝无可能,只是出了情况?着实让人费解。”

    “诡异呀诡异,唉!真想立马飞到现场去看一看,到底出了什么情况?”

    “……”

    ……

    现场的确出了情况,所有人都还沉浸在,《蜀道难》的壮丽恢宏之中。

    过了好久之后,众人才陆续从沉浸中摆脱出来。

    韩忠长长一叹,“见此一诗,此生无憾。”

    白易感慨道:“李凡老弟的天纵之才,再一次展现得淋漓尽致,一篇《蜀道难》必将永流传。”

    柳元同样感慨,“这是仙人的诗篇!”

    言牧看着这一篇《蜀道难》,脸上满是苦涩的笑,之前还妄想着自己的《入蜀》有可能夺魁。

    现在却是发现,《入蜀》在《蜀道难》面前,连哪怕一丝挑战的资格都远远没有。

    别说是《入蜀》,即便是古往今来所有关于剑门、蜀道的诗篇,跟这一篇《蜀道难》相比,也要黯然失色。

    不仅仅只是这样,在以后,关于剑门、蜀道的诗篇中,怕是也不会出现比《蜀道难》更好的作品了。

    因为,《蜀道难》已经把剑门、把蜀道写到了极致,只怕再没有人能够超越。

    言牧深深一叹,李凡的诗才果然远胜于他,即便是他久不作诗,但只要一出手,便是如此的灿烂辉煌。

    林云风苦笑摇头,同样都是中秋诗会的总冠军,其差距却是如此之大。

    他也好,言牧也吧,与李凡相比,都差得太远。

    这一点他们之前就已经知道,现在却是更加的确定了。

    莫白、杜风、王龄、陆然四人,也慢慢从眩晕之中清醒过来。

    兴奋、激动之中也有苦笑,他们之前还认为《入蜀》有一丝夺魁的可能,现在才明白,想要力压李凡夺魁,真的是天方夜谭。

    而在一丝苦笑之后,便只剩下兴奋与激动了。

    《蜀道难》一诗注定光焰万丈,而他们亲眼见证了这样一首诗的诞生。

    这绝对是人生的一大幸事!

    当然,现场见证这样一首诗诞生的幸运,属于现场的每一个人。

    诗人,诗词爱好者,普通游客,而这些之前对于诗词,没有多少兴趣的普通游客,现在亲身感受到了诗词的巨大魅力。

    在今后,他们会成为诗词爱好者,也犹未可知。

    而今天,他们都是幸运的,他们亲眼见证了,这样一篇灿烂诗篇的诞生。

    连不是很懂诗词的他们,都已经沉醉,更别说那些诗词爱好者,诗人们了。

    他们绝对相信,这一篇《蜀道难》必将永传后世。

    当然,他们之所以会沉醉,也与他们亲眼看着李凡将这一首诗,一个字一个字的写出有关。

    如果他们只是单纯的看这首诗,或许还不会有这样强烈的感觉。

    而现在,感觉强烈的他们,对于诗中一些不太明白的地方,全都迫不及待的想要弄明白。

    “韩会长,李凡先生的这一首诗中,有些地方我们不是太明白,你能不能给我们讲解一下?”有人大声说道。

    韩忠笑道:“当然,即便是这位朋友不说,我也会解读一番的。一首如此好诗,不解读一番,实在是让人心痒难耐。当然,我现在只是就其中一些,大家可能不是很明白的地方,粗略的解读一下。”

    “……”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相关文章
  • 鲤鱼乡宫口扩张,王俊凯多少岁了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鸡蛋play鸡蛋塞下去,呻吟_m开腿绑在...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