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怪物猎人gu怪物血量,为什么射精后腰疼

作者:admin 2020-03-10 20:35:04 我要评论

阿仁:“……”外星人?

    他是不是应该说不愧是小孩子的想象力呢?就是比他们这些大人要任性。

    当然,这么认为也不是不可以,毕竟就算是他这个大人,在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也不是接受的很利落呢!

    就算是到现在,他还会时不时地质疑呢!

    “当然不是!你认为,外太空的文明,真会落后到在这里偷偷摸摸地搞实验或者偷窃试验结果?”

    言品摇摇头,仰头看上空,嗯,虽然他现在啥都看不到,倒是不要紧,他可以想象啊!反正当初没事儿的时候,他就是这么抬起头仰望星空的!

    璀璨的星空,满足了他许多想象需求,像是奢华的首饰、像是各种炫目的装饰品,像是各种各样无限空间。

    “若是他们能够来到地球,嗯,以他们的科技发达程度,应该至少比地球更先进,那样的话,他们还真不至于偷偷摸摸的。”

    “这话我就不爱听啦!”阿仁不大高兴,“怎么外来的就逗比咱先进呢?!”

    “那你倒是让地球上最先进的国家,也派人到外太空光临啊!”

    阿仁:“这……”很好,太还真让孩子给问住了。

    不过,外太空文明啊……这是哪儿对哪儿?怎么说着说着话,就给唠到了外太空去了,本来这里也没有外太空的事情啊!

    真是的,言品这个小孩儿可太会说啦,竟然把彼此交谈的主控权都给拿到手上了!

    心里叹口气,阿仁说:“这里面,跟你说的外太空问明,根本毫无关系!”

    言品:“……”毫无关系,你跟我说这么多作甚?你好好儿的说话不行啊!

    阿仁:“……”别以为这小子不把话说出来,他就不知道他跟那儿挑刺儿呢!“我说的外世界,更应该像是……嗯,怎么说呢?小家伙儿,你听说过平行时空么?就是另一个世界的你、我,这样说,你能听懂不?”

    “平行时空?我听过。”言品想了想从广播里听到的故事点点头,“你认为这样的事情当真存在?”

    “我就是这么听到的!”阿仁认真的点头,对自己的听力极其自信。

    “那好吧,假若你能够确认对方不是故意说给你听得话!”言品现在对阿仁的能力持保留态度,谁知道他做事靠不靠谱。

    比起对方,他更相信自己。

    “不要这样啊!你就算将来想进部队或者我们单位,单兵作战不能取代团队合作!你应该试着和我搭档!搭档搭档,你以为只是一加一大于二么?更多的是填补彼此的短板,还有为了中和效果更好而做出相对的妥协!嗯……现在和你说这么多,你应该也听不懂。”

    言品看看他,心说,听懂是能听懂的,但是能不能听进去,那就两说了。

    反正在他看来,若是没有什么能够说服他改正观点的话,他还是觉得自己作战最可靠,毕竟谁也不能保证自己搭档指挥增分不会减分,对不对?若是猪队友呢?!

    阿仁一瞅言品,就知道这孩子根本没将他的话听进去!不过也不要紧,只要这小子没说谎话,那么将来他的教官一定会好好儿教他认识啥叫团队精神的!

    想到教官的手段,阿仁虽然不承认,但是他却是奸诈滴笑了,嗯,他很期待呢!

    “你知道的,咱俩现在算是合作关系了,也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不管我会不会拖你后腿,都请你关照了!”

    想到言品这岁数的小孩子,多多少少还是会让面子拘着的,阿仁动了心眼。看起来很诚恳、也很低姿态的跟言品示好:“就算你喜欢孤身奋战,这会儿也不太可能了,毕竟,有我这个向导在呢,你更能事半功倍,对不对?谁都不会拒绝这样的好处啊!”

    “也只能这样了。”言品揉揉额头,好像阿仁真的会让他头疼一样。

    阿仁:“……”呵呵,真是个小孩子!

    “你真认为他们是平行世界的人。”言品收起了配合阿仁的表情,问。

    阿仁点头:“你可能不知道,他们竟然是有意向过来这里的!”

    “那这就是说,他们有来往这里通道?”言品眼前一亮。

    阿仁见他这样,就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因为他之前也是这样妄想的:“你不要想好事儿啦!咱们要想过去,那是不可能的!他们的通道是单向的!不然,他们早就找机会动手人,然后就撤了,反正这里的人也不可能穿越时空隔阂找他们去!”

    “那说不过去啊!”言品思索着说,“他们能进来,自然要能出去才可以说是有目的的来这里,不然的话,有去无回的事情做出来,他们傻啊?!”

    “他们进来的渠道是现成的,但是要想走,可能需要坐标核对等问题,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你看看我,这么形单影只,能够弄到这么多信息已经很难得了,想要再多,那可不现实!”

    对于阿仁的话,言品持着成全他的想法,乖乖地照做——瞅他一眼后,点点头,心说,就这人的智商而言,能够做到这样地步,已然是很难得了,若是要求太多,那就有些强求,不能那样做!

    “他们要做什么,你知道不?”言品问。

    阿仁这回摇头:“那就不清楚了,不过呢,左不过就是武器试验、或者药剂试验,更或者,某样科学试验,你知道的,很多时候,有些试验是不能被同意的,若是被发现,恐怕都不仅仅是被取缔那么简单。”

    “你说的我虽然不清楚,但是可以理解!”言品实话实说,将手向外一摊,耸耸肩,“那么这样说来,事情可就乱了。虽然,可以浑水摸鱼,可是有时候,便宜也不是那么好占啊!”

    “还有我发现了你更想象不到的问题!”阿仁扔完了一波炸弹之后,继续朝言品“轰”,“那就是,这基地也是外界人搞出来的,还有一部分准备要浑水摸鱼的,是本地人,我是指这个世界的人!”

    言品:“……”好么,瞅瞅!这么个乱劲儿!

    “听你这话,看来外界人也不一定就是来自同一个世界,或者同一方势力呢!”

    阿仁显然也是这般想呢:“所以,我们现在只能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你想现在行动?!”言品这次是当真讶异了,他真想不到,阿仁这个看起来傻呵呵的家伙,竟然有这行动力呢!

    “不然呢?还有,你不要这么看我啊!虽然你震惊的这眼神让人高兴,可是仔细想想,到底有小觑我本事的意思啊!要不得!要不得!”

    对于阿仁的抗议呢,言品就无视了,不过,他很好奇阿仁怎么想的:“你该不会是临时打算吧?”要真是这样,他就要好好想想现在拆伙合不合算呢!

    就算他现在的确有心向明月,他也不一定就要选择这样的队友合作,他更不想让此人不靠谱的行事风格拖累!

    “不要这样啊,说好的合作伙伴诶!不能说变就变!”阿仁反应真快,言品一个表情细节变换,他就能够感觉出来,当即笑着摆手:“你放心,我还不至于这么不靠谱!”

    这话言品信,要真是不靠谱,这人也不可能混到现在没有让人才发现踪迹啊!

    “要说是临时打算呢,也对也不对啦!说对,那是因为我刚刚做好了选择;要说不对,那时因为这个

打算不是临时生成的,它是我的n个计划之一呢!”

    言品点点头,心说,这话倒是像样。他认真想了想,抬头问阿仁:“要真是这样,就算你没有遇到我的话,你也会这么做?”

    “不太可能啊!”阿仁摇摇头,将手向外一摊,“要不是遇见你,我很可能就折魏笆手上了!怎么可能还做这样的计划?”

    言品垂眸,虽然没有应声,但是心里还是对阿仁的话嗤之以鼻,他可不认为对方没有后招。

    “真没有后招!我们一起的人,已经做好了分拨行动,化零为整的准备了!”阿仁苦笑着说,“我们已经约定好,为保证任务的进程有所推进,我们不会对同伴施以援手了,只要能够突破这项就攻不破的任务,我们已经抱着不能归队的心态做事,你说,若是没有你,我可能会怎样?”

    言品挑挑眉,看向他,眼眸充满同情:“啧啧啧,这么看来的话,我还真是……嗯,真是、真是很了不起!”

    阿松:“……”轻轻地松口气。

    “你也真是卖力,我又不是一定要和你的队友们碰头,你真没必要这么卖力气的把和他们见面的可能给推掉。”言品嗤笑。

    阿松闻言就完完全全僵住了:“你这孩子心思……咋能这么多呢?”好不容易说句大实话,还不被信任啊!

    “话怎么说在你,怎么听在我啊,又不影响咱俩人合作,你较什么真儿?”言品瞥他一眼。

    阿松:“……”这合着,他认真,他还有错?!

    “好啦,不要讨论这话题啦!”言品瞅着他们已经走到杂物间附近了,扯扯阿松胳膊,让他找出暗房。

    反正他是看不出来的,毕竟这整片墙,看起来都好像是整体一样,要不是杂物间那里多出个门把手,他也看不出来!

    “我们从杂物间那里走!”

    已经恢复正常,阿松看起来和刚才一般无二。

    在他的带领下,言品顺利的重又站在杂物间里:“你若是想坑我,我算是掉坑了!”

    他左顾右盼后,发现这里就他所知,好像没有另外出口之后,这般感叹。

    阿松准备推开暗房的手为之一顿。

    他扭身走到门前看着言品,用力地将其合上之后,故意做出恐吓表情:“嘿嘿!小砸,这次你可没处跑啦!你给我老实点,乖乖束手就擒,这样可以少吃那么点儿苦头呢!”

    言品翻他一眼:“幼不幼稚啊你?!”

    阿松准备抓他胳膊的手僵住了。

    既然被识破,他也只好放手,朝言品耸耸肩:“你这么小点儿还孩儿,能不能别这么说话,那么老气横秋,根本不可爱!”

    “我不需要你爱我啊!”言品嗤笑着说。

    阿松叹气问:“你才这么的小,你那疑心就那么地重诶!你好好儿想想,这样真的好么?”

    言品撇撇嘴:“我要是没疑心,你现在也不会见到这样的我!”

    阿松一怔,也不知道他自己都跟那儿脑补了什么,反正等他回过劲儿来之后,竟跟言品道歉:“对不起,我竟然忘记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了,你有什么样的经历我都不知道,委实不应该对你的行为指手画脚,不过,你要有心理准备啊,将来你若是真像你说的那样发展,恐怕会有一大波儿人来纠正你的!”

    “只要他们教我真本事,我也能听进去。”言品却不担心。

    阿松:“……”好吧,他又杞人忧天!

    等等!

    阿松忽然顿住打算抬起的腿,他可是反应过来啦:“你小子这是嘲笑我不叫你真本事?”

    “咱俩是合作者!”言品平淡的回他这么句。

    于是,阿松又秒懂了——这小子言外之意就是他不需要他教?

    “我们是平等的关系啊!”言品又特意提醒他一句。

    “……”阿松吐口气,点点头后说,“好吧,我们是搭档啊!”

    “搭档,你现在是不是不应该继续磨蹭下去?你要是根本就不知道暗房怎么进,咱俩就撤,好不好?我跟你说,就你这么磨蹭,咱俩很快可能就跟瓮中之鳖一般啦!”

    言品的催促还是很有效果的,这不,连续多说两句,阿松的脸就渐渐涨红了!

    眼瞅着他快步走到之前站着的地方,摸摸索索地一通拍打之后,言品清晰地听到一声“咔嚓”响,踮起脚瞅过去,就很清楚的看到阿松推开暗门,走进去了。

    “你可快来啊!”发现言品没有跟上,阿松探出头来,朝言品挥手,“准备好了东西,咱们可就要出发啦!”

    言品点点头,快步跟他过去,同时,他还在心里默默地盘算着怎么跟楚铮联系。

    http:///txt/41/41678/

    。_手机版阅读网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相关文章
  • 怪物猎人gu怪物血量,为什么射精后腰疼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娇媚系统紧致h,女生宿舍日常第二季...